返回首頁 返回本書目錄

 

約翰貳書緒論

 

約翰二書及約翰三書緒論

這兩封書信的簡短正可以保證它們的真實性。它們這樣的簡短,這樣的顯得不重要,沒有人會費很大的勁,寫了以后,冒約翰的名。一張標準的廬紙,其大小為長十吋乘闊八吋,恰足為一封書信之用。

{\Section:TopicID=180}長老

每一封信都是說從‘長老’來的。約翰二書開始說:‘作長老的寫信給蒙揀選的太太,和他的兒女!s翰三書開始說:‘作長老的寫信給親愛的該猶!@長老很不像是教會圣職人員的稱呼。長老的職位只與一個本地教會有關,其職權不能及于本地教會之外;而這些書信的作者,卻確定他有權力向他們說話,但是他自己卻不在本地教會之中。他所說的話是超乎本地教會之外。向一般教會說的。在希臘文里,長老一字是presbuteros,原意只是長者,按照其本來的意義,沒有甚么職位的意思。我們或許把它譯為老翁年高長者更佳,因為這并不是根據教會的職位,而是根據他的年齡與資格,使這兩封書信的作者獲得他的權威。

在事實上,我們知道在以弗所有一位有非常特殊地位的年長的約翰。在早期教會的日子里,有一位教會人物名叫帕皮亞(Papias),他活在主后七○至一四六年。他有一種癖好,收集一切有關早期教會的事件。他不是一個偉大的學者。優西比烏(Eusebius)說他是‘一個智慧很有限的人’;不過他的確傳下了許多頗饒興趣的報道。以后他成為希拉波立(Hierapolis)的主教,不過他與以弗所有非常密切的關系,他告訴我們自己搜集報道的方法。他常常用教會里教父中的一位長老。他提起一位特別有名的長老,他的名字是約翰。他寫著說,‘我毫不遲疑為你們寫下,加上我自己解釋,在任何時間內,小心聽到的長老們講述的事,小心的記憶,保證它們的確實性。我不像許多人一樣士喜歡聽許多的話,我卻喜歡聽說真實話的人;不喜歡講古怪誡命的人,卻喜歡主給信的人的誡命,這是從真理本身來的。如果有來的人是長老們的門徒,我就問他長老們所說的話──安得烈或是彼得說些甚么,腓力,多馬,雅各,約翰,馬太,或是主的其它門徒說些甚么;還有亞里斯欣(Aristion)或長老約翰說些甚么。我想從書本中所得到的益處沒有像從活人口中所說的為多!芮宄,長老約翰──長者約翰──雖然不就是使徒約翰,但是在以弗所卻是一位顯著的人物。

這兩封短小的書信必然是這位約翰所寫的。在那個時候,他已經是一個老年人了,是與耶穌和祂門徒有關的人最后存留在世的人中之一了。他是有在以弗所及其周圍各地的主教的權柄;當他看見教會受到困難和異端的威脅,他以親切慈愛的口吻,校正他們的錯誤。這里是兩封由一位年長的圣徒所寫的書信。他是第一代基督徒存下的碩果,也是為眾人所愛和尊敬的人。

{\Section:TopicID=181}同一的作者

毫無疑問,這兩封書信是出于一個人的手筆。它們雖是簡短,卻有很多相同的地方。約翰二書開始:‘作長老的寫信給蒙揀選的太太,和他的兒女,就是我誠心所愛的!s翰三書開始:‘作長老的寫信給親愛的該猶,就是我誠心所愛的!s翰二書繼續說:‘我見你的兒女,有照我們從父所受之命令遵行真理的,就甚歡喜!ǖ4節);約翰三書繼續說:‘我聽見我的兒女們按真理而行,我的喜樂就沒有比這個大的!s翰二書在近結尾時說:‘我還有許多事要寫給你們,卻不愿意用紙墨寫出來,但盼望到你們那里,與你們當面談論,使你們的喜樂滿足!ǖ12節)。約翰三書在近結尾時說:‘我原有許多事要寫給你,卻不愿意用筆墨寫給你,但盼望快快的見你,我們就當面。談論!ǖ13,14節)。這是兩封書信比較最接近相似之處。

再有與這兩封書信情況關系最密切的是約翰一書。約翰一書四章三節說,‘凡靈不認耶穌,就不是出于 神。這是那敵基督者的靈。你們從前聽見他要來;現在已經在世上了!s翰二書七節說,‘因為世上有許多迷惑人的出來,他們不認耶穌基督是成了肉身來的。這就是那迷惑人,敵基督的!

很清楚的,約翰二書及三書有密切的關系;這兩本書又與約翰一書有密切的關系。它們所講的是同一的情景,同一的危險,同一的人群。

{\Section:TopicID=182}約翰二書的問題

在這兩封書信中,我們面對的只有幾個比較嚴重的問題。其唯一真正嚴重的問題是約翰二書是寄給一個人呢,還是寄給一個教會。信的開始是‘作長老的寫信給蒙揀選的太太,和他的兒女!@問題是集中于蒙揀選的太太。其希臘文是eklekte kuria,它有三種可能的解釋。

(一)這僅是可能,或許在事實上不會有的,Eklekte是人名;Kuria通常用于情深的稱呼。Kurios(陽性式)有許多的意義。最普通的意義是作為在稱呼中的先生解;也可作為奴隸的主人及產業的持有人;到了較高的階層,作為主解,這字常用于稱呼耶穌。在書信里Kurios有一種特別的用途,幾乎是等于親愛的。所以一個兵丁寫信回家說,Kurie mou pater,即‘我親愛的父親’。在這里kurios是表示親情尊敬的稱呼。因此,可能這信的開始是我親女的依蘭克推Eklekte)。哈黎斯(Rendel Harris)甚至走到極端說,約翰二書是一封基督徒的情書。有好多理由可以證明這種解釋是不可靠的。不過最有力的是這樣。約翰二書最后的結束是‘你那蒙揀選之姊妹的兒女都問你安!?在希臘文里又是eklekte,如果在信的開始是人名,在信的結束當然也是人名。那就是說,姊妹兩人取同一的名宇──依蘭克推Eklekte)。這是一件不可信的事。

(二)可能Kuria是人名,因為在希臘文里,有作這樣用的。那么eklekte就要遵照現在新約圣經的翻譯;這封書信是寫給蒙揀選的蔻麗亞Kuria)。有三個反對的理由。(甲)一個個人不大可能說是一切知道真理之人所愛的(第1節)。(乙)第四節說,約翰看見她的兒女,有照 神的命令,遵行真理的,就甚歡喜;這句話的含意是還有其它的兒女沒有遵行真理的。其人數似乎非一婦女家庭所能容納。(丙)最充份有力反對的理由是在這封書信的各處eklekte kuria有的時候是單數,有的時候卻是多數。單數是在第四,五,十三節;多數是在第六,八,十,十二節。一個個人被如此的稱呼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三)現在我們必須要到最后的結論:這蒙揀選的太太的意思是教會。這種用法有很好的證明。在英文的欽訂本圣經里,在彼得前書結束的問候語中,有‘在巴比倫與你們同蒙揀選的教會’(彼前五13)。教會是用斜體字寫的;這意思是說,在希臘文原文圣經里,沒有教會這字,是譯者為著便于閱讀,加進去的。希臘文圣經原來是這樣:‘在巴比倫蒙揀選的那一位’,蒙揀選的那一位是陰性。很少有人懷疑這是指在巴比倫蒙揀選的教會,我們也應當這樣看待約翰的書信。毫無疑問的,這蒙揀選的太太可以追溯到教會是基督的新娘的觀念。我們很可以確定約翰二書不是寫給個人,而是寫給教會的。

{\Section:TopicID=183}在早期教會中的問題

約翰二書及約翰三書,在早期教會的組織上,遲早要發生的問題上,給以鮮明的光照。讓我們嘗試重組在它們后面的情況。很明顯的,長者約翰認為他有當然的權怲作為他們的顧問與領導,可以給教會里的人警告斥責,因為他看他們像自己的孩子一樣。在約翰二書里,他說到那些行得好的人(第4節),意即還有那些行得不太好的人。他更清楚的告訴他們,在這區域里有巡行的教師,他們中間有的宣揚錯誤的危險的教義,他吩咐他們不要接受這些教師,更不要招待他們(第711節)。在這里,我們看見約翰施用他認為毫無疑問的權柄,吩咐教會小心防范那些隨時可以來到的巡行教師所傳授錯謬的教訓。

約翰三書后面的情況較為復雜。這封信是寫給一個名叫該猶的人。他的品德行為很受約翰的贊許(第35節)。巡行的宣教師到教會里來,他們是真理的同工,該猶予以真誠的招待(第68節)。在同一教會中,有另外一人名叫丟特腓,他喜歡為首(第9節)。他性情專制好權,拒絕接受巡行的真理的教師,并且把接受巡行教師的人逐出教會。他不要與巡行教師有甚么交往,即使他們是真的宣揚主道的傳道人(第10節)。還有一人名叫低米丟,約翰自己給他做見證,他是一個好人,并且希望受到歡迎招待(第12節)。低米丟必然是一隊巡行教師的領袖,他們準備往約翰寫信的教會去。丟特腓必定不會招待他們,并且會逐出那些接待他們的人;約翰寫信給該猶,催促他接受那些巡行教師,不要受擅權的丟特腓的威脅。當約翰下次去的時候,要解決他的問題(第10節)。這整個情況是有關接受巡行教師。該猶以前曾接受過他們,約翰敦促他再接受他們和他們的領袖低米丟。丟特腓卻向他們緊閉門戶,不顧長者約翰的權威。

{\Section:TopicID=184}三重牧職

這一切看去都似乎是不愉快的情況,在事實上的確是如此。不過這些事必然會發生的。在教會中,有關牧職性質的問題必然會出現的。在最早的日子里,教會有三種牧職。

(一)獨特的,超乎其它之上的,是使徒。他們是與耶穌為伴,見證祂的復活。他們,毫無爭論的,是教會領袖。他們的文書遍及整個教會;無論在那一地方,在那一教會,他們的地位是最高。

(二)第二是先知。他們不屬于一個教會。他們是巡行的傳道人,隨著圣靈的感動,傳說 神的靈所賜的訊息。他們放棄家庭,職業,安定生活的舒適與安全,作 神的使者。他們在教會里也有特殊的地位。十二使徒遺訓(The Didache)是一本最早教制的書。在這本書里,先知獨特的地位說得很清楚。這本書定下了圣餐的儀節,也寫下了禱文;在儀節最后是一篇完全寫下的感謝禱文;接著有一句‘先知可任意獻上感謝,長短不拘!ㄊ雇竭z訓十章七節)。先知不受一般普通人的規條律例的約束。所以在教會中有兩種人:他們的權柄不局限于一個教會,他們有權到任何教會里去。

(三)第三是長老。在保羅與巴拿巴第一次宣教旅桯中,他們在所有設立的本地教會中,選立長老(徒十四23)。長老是定居社體的牧職人員;他們的工作是在本地教會之內,不超越這個范圍。很明顯的,他們是早期教會的主柱;各本地教會的日常事務及團結的力量都依靠他們。

{\Section:TopicID=185}巡行傳道人的問題

使徒的職位沒有甚么問題;他們是獨特的,他們的地位是毫無爭論的。不過巡行的先知卻有問題。他們的地位很容易被人利用。他們有很大的聲譽;很可能有些不良份子利用它從一處到另一處,過舒適的生活,由本地教會支付一切費用。一個機警的棍徒,可以做一個巡行的先知,過非常舒適的生活。甚至非基督徒的諷刺大家也看到這點。希臘作家路西安(Lucian)在他所著的游記(Peregrinus)中描寫一個不用工作,最易謀生的人。他是一個巡行的大騙子,川流來往于各個不同的基督徒社體問。他喜歡在那里停留下來,就停留下來,享受當地招待的奢侈生活。十二使徒遺訓看到這種危險,立下了確定的規條,以應付這一個問題。規條是很長,不過它們能給早期教會生活一種鮮明活潑的光照,很有價值把它們完全寫下來。(十二使徒遺訓十一,十二章)

所以,無論是誰來教訓你們前述的事,接受他們。如果有教師來教導另外一種教義,改變原有的教訓,不要聽他。凡能增進主的公義與知識的,像主一般的接待他。關于使徒與先知要照福音所定的,你們也要如此。不過每一個使徒到你們中間,都像主一般的接待他。他要住一天,如有需要住二天,但如果他要住三天,他是一個假先知。在使徒離開的時候,他只能帶足夠到達下一站的糧食,不準帶其它的東西,如果他要錢,他是一個假先知。每一個在靈里說方言的先知,不要嘗試效法他,也不要批評他:因為各種罪都得赦免,只有這種罪卻不得赦免。不是每一個在靈里說方言的是先知,要視乎他有否主的行為。因此,從他們的行為就可以知道是先知還是假先知。凡先知在靈里吩咐擺設筵席的,他自己不可以吃;不然的話,他是假先知。凡先知教導真理,自己不照自己教導的去做,是假先知!瓱o論是誰,在靈里說;給我錢,或是其它的東西,你們不要聽他;但是如果他吩咐你給錢幫助需要中的人,不可以批評他。

凡奉主名來的,都要接待,當你們在辨別他以后,你們就知道,你們有分辨左右的能力。如果來的只是一個過路人,盡量的援助他;他居留的日子不超過二天或三天,除非有其它必需的原因。如果他要居留下來,工匠就讓他工作,自己謀生。如果沒有甚么行業,你可以為他安排,不過不要讓他閑空不作事而做基督徒。如果他不愿意這樣做,他是一個基督販子:這種人要小心提防他。

十二使徒遺訓甚至創造一個新字Christemporos基督販子,買賣基督的人,來描寫這一種人。

約翰完全有他的理由,警告他們防范那些巡行先知中的不良份子,不要接納招待他們。無疑的,在早期教會中,這些巡行先知成了問題。他們之中,也有異端的教師,雖然他們真誠的相信他們自己的教訓。有些教師沒有比鼓舌如簧的無賴高明多少,他們獲得了一條簡易度舒適生活的方法。這是約翰二書后面的背景。

{\Section:TopicID=186}牧職間的沖突

在約翰三書后面的情況要嚴重得多。這問題人物是丟特腓。他不要與巡行教師有甚么交往,甚至要把膽敢迎迓他們的人逐出教會。他也是不肯接受約翰權威的人;約翰稱他好為首的人。在看得見的表面后邊,蘊藏著繁復的問題。這不只是茶杯里的風波;這是本地牧職與巡行牧職間的基本分裂。

很明顯的,整個教會的結構,依賴強有力的定居下來的牧職。那就是說,教會的存在有賴于有力的且有權威的長老職。當時光向前流動,本地的牧職人員不可避免的,對于遙遠的控制,發生憤慨,即使有像長者約翰有名望的人也是如此;對于巡行先知及布道師的侵入,可能造成紊亂,也覺得怨憒。無論他們的動機怎樣的好,這些巡行的人,所造成的損害,很可能比好處多得多。

這是約翰三書后面的情況。約翰代表舊的使徒的遙遠控制;低米丟及其一組傳教士代表巡行的先知和傳道人;丟特腓代表本地長老安居下來的牧職,他們要自己治理教會,視那些巡行的傳道人為危險的侵入者;該猶代表良好善意的人,夾在兩者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這件事結果如何,我們不知道。不過在教會里,巡行傳道人不再見到,使徒也很自然的消失,本地牧職漸成為教會重要的牧職。從另一方面說,就是在今天的教會,巡行布道師及本地牧職問題還沒有完全解決;不過這兩封簡短的書信最引起興趣,因為顯示在過渡時代的教會組織,在那個時候,巡行牧職及本地牧職開始沖突──誰會知道?──丟特腓或許不像描述中的壞,也不是完全錯誤。──《每日研經叢書》

基督教阿們網

在线天堂新版最新版资源_三级a在线观看视频_vr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_最好看的2019中文视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