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返回本書目錄

 

撒母耳記下第二至三章

 

競爭的君王(二111

隨著掃羅及王儲約拿單死后,正常的政府機構也瓦解了,只留下兩位高職的軍兵,來填補這個政府的真空。一個是押尼珥,他曾是掃羅的最高統領;另一個是大衛,他有一段時期,曾是掃羅的指揮官之一,但現在他在洗革拉猶大的西部邊界。在國家危機和緊急的時候,軍隊出來控制大局,這乃是經常發生的事。

這兩個人的行動相當不同。押尼珥決定為自己爭取權力;故此他設立掃羅一個兒子,作傀儡君王,他的名字叫伊施波設(8節以下)。這個行動,明顯受大部分的以色列人的支持,一大例外是猶大支派。有關伊施波設的王國,我們從非利士人最近的勝利看到一些影響的標志。雖然他被他的支派便雅憫承認為君王,卻不敢以基比亞為他的首都,好像掃羅以前那樣;他的首都和總部惟一安全地方,乃是在約但東部,離開非利士人的基地很遠。這樣他便揀選瑪哈念(看          下圖)。很難猜測他在耶斯列、以法蓮和便雅憫,有多少的控制權,現在非利士人再次于約但河西岸強盛起來。無論如何,他無疑是個軟弱的王(靠著押尼珥的幫助),在一個軟弱的王國里統治。押尼珥設立伊施波設,這個行動是很自然的步驟,但卻是自私的動機,并且沒有考慮 神的旨意;他沒有征詢任何的先知。

另一方面,大衛第一步尋求 神的旨意,然后他才由洗革拉遷到希伯侖──猶大的一個主要城市。希伯侖是很合適作首都的地方,大衛不像押尼珥那樣,他沒有篡權;而是猶大支派主動加冕大衛,使他作他們的王。伊施波設的百姓接受伊施波設作王;大衛的百姓選擇大衛作王。值得留意的是,雖然圣經強調 神揀選的重要,這段經文卻也承認群眾選擇的重要。理想的統治者既被 神所揀選,又同時完全被他的百姓所接受。

最后大衛向以色列的王位直接踏上一步。他向基列雅比人發出的信息(57節),表明他已豫測他會統治全國;醒疟冗@城鎮對掃羅非常忠心(參見撒上卅一11以下),它位在外約但的上面,北面離伊施波設的首都不遠,但大衛給他們的信息,表示他不理會他的競爭者的存在!大衛沒有要求他們支持他對抗伊施波設;反而傳達猶大與基列處在同一陣吥的看法──不是對抗伊施波設,而是對抗非利士人。(看來非利士人很高興地準許大衛作猶大王,無疑因為他們看到以色列畫分為兩個對立的陣營。)

以色列和猶大分裂不清楚持續了多長時間;十一節指出大衛作猶大王有七年多,而伊施波設作北部支派的君王卻只是兩年多。如果說伊施波設死后五年,他的百姓要等候五年,才接納大衛作王的話,這是很值得懷疑的;同樣大衛不可能在押尼珥設立伊施波設作瑪哈念王之前的五年作猶大王。這些數字會造成一點兒的困惑,但無論如何,以色列的分裂不是很長時間,在分裂時,非利士人才是真正要管轄的因素;而這不是 神給祂子民的目的。

內戰(二121

在這種情況下,兩個以色列王朝必然互不兼容。我們懷疑大衛有意攻擊伊施波設及他的王國,但以色列其他的人,一定不贊成猶大的分割及拒絕接納掃羅的兒子作王?赡苎耗徵硎沁@件事的發動者;但我們卻不肯定。兩方軍隊在便雅憫的基遍相遇,這地非常接近猶大的邊陲(看下圖)。起初看來好像是某種運動的競賽,后來誤導致引起打斗和流血;但十四節的戲耍這個字,意思是引致發生戰斗(combat),許多現代圣經譯本是這樣翻譯。像大衛與歌利亞進行的單獨戰斗(參見撒上十七章);這一次每一方都派出十二人,如果一方勝出,可能只是精神上的得勝,避免流更多人的血。

古代社會的戰爭,依從公平嚴謹的規則和慣例,像這種內戰,將仇恨滅至最低是相當重要的,避免帶來憎恨和苦毒;自然雙方都盼望得勝,但沒有一方希望羞辱對方,雙方都避免引起多年的家族及種族之間的仇殺?梢娺@件事并不能依計進行,反而有許多便雅憫人陣亡(31節);用今天的標準來衡量,這不是很大的數目,但便雅憫是個細小的支派,故有人始終不肯原諒大衛:看十六章五至八節。我們不知道總共進行了有多少的戰役,和小規模的戰斗,但是大衛方面卻保持勝利(三1)。這是另一個標志,顯明 神喜悅他,并且棄絕掃羅和他的家庭。

故事的主要興趣集中在亞撒黑的死,他不是普通的猶大士兵,而是大衛高級軍官約押的兄弟;殺死他的,乃是敵方的主帥押尼珥。押尼珥盡力避免發生這件事,但這件事不久后便發生重大的余波;敘述者描述這件事的主要目的,顯示押尼珥及約押兩人,怎樣避免無謂的流血殺戮,他們皆承認對方為弟兄26節),他們有血肉之親。這種認識是真實而又有智慧。押尼珥嘗試說服亞撒黑離開他的時候,同時很明智地顯示他關心大家將來的關系;亞撒黑不肯聽從他,并不是他的錯。

在戰爭白熱化中,不容易承認對方是自己的同胞,甚至內戰也是如此;何況對抗外國人的戰爭,更不容易承認敵人是我們的弟兄──在 神的眼中同是人。開始打斗時就需要這樣承認,否則便太遲了。有智慧的領導者,要在事前看見可能的沖突,并且用一種實際步驟來避免。在這個例子中,我們可以看見押尼珥的智慧來得太遲了:他加冕于一個人作王,但此人卻不是 神所揀選的,故此給猶大帶來一場不必要的戰爭。猶大的這地方已接納大衛作王。他的百姓也被逼受苦;他不知道自己將生命陷于極大的危險里,押尼珥因追求權力,引致殺身之禍。

伊施波設的失。ㄈ219

權力是這段經文的鑰字──大衛逐漸增加權力,押尼珥追求權力,以及伊施波設的軟弱。

(一)這段經文詳述大衛的家庭(25節),無疑這取自古舊的檔案數據,顯示大衛在猶大建立怎樣鞏固的家庭。雖然他只是頗細小的王,他已建立了一個后宮。我們對他的大多數的妻子及兒子所知很少;在這張名單內,只對押沙龍較感興趣,他后來成為叛徒對抗他的父親。值得注意的是他母親乃一位公主;瞿耸莵喬m國的一個省,位于伊施波設王國的北部(看下圖)。很明顯大衛建立廣泛的同盟,幫助他減弱對手的地位。

大衛同時決定取回他的第一任妻子米甲(1216節)。沒有提到大衛愛她,當然他有權得回首任的妻子,但是主要的出發點,乃因她是掃羅的女兒。如果作王后,會造成北方的忠于掃羅之百姓的分裂;造成忠于掃羅的百姓,或向他的兒子伊施波設,或向他的女兒忠心。大衛這樣做,可以減弱他的敵對者,而不必殺死以色列的士兵,不會引起任何的憤恨。

(二)至于押尼珥方面,他被赤裸裸的自私自利所推動。起初他想滿足于用個人的力量,來控制那位年青的君王,但當他親近掃羅的一個妃嬪時,已顯露他自己要作王。占據一個死了的君王的妃嬪,是宣告得到寶座的一種方法(參十六2023)。這可能是押尼珥的動機,也可能他有意與伊施波設爭吵,以找到借口拋棄他。無論是那一點,他是為那婦人與伊施波設爭吵,并且馬上轉移效忠大衛,F在他承認一些以前否認的,即是大衛被 神揀選作王這件事。他謹慎地靠近大衛,與他立約,不但保存性命,將來也可能在大衛的政府中,得到一些地位。押尼珥是個很有野心的人,無疑他盼望成為大衛的最高軍事統帥,正如在掃羅手下一樣。他現在不再忠于掃羅的家庭,他只希望站在勝利那一方,隨機應變。

(三)現在伊施波設的事業運數已定。除了押尼珥廢除他這個事實之外,以色列很多很有影響力的百姓清楚知道,只有一個人可以帶領以色列人,成功地對抗非利士人,這個人,就是大衛(17節)。

伊施波設的軟弱一定眾所周知,他父親的妃嬪和他姊姊米甲涉及的,乃是在某種意義上,其中一個人給了押尼珥,另一個卻給了大衛。這里他與大衛有很戲劇化的對比:正當大衛建立后宮,伊施波設卻不能控制他宮廷里的公主。

在這些政治權力的糾纏中,我們較少想到那位妃嬪和米甲,沒有人詢問過她們的意愿,她們只是游戲中的抵押品,米甲的第二任丈夫帕鐵也一樣?赡芩⒚准讜r,很有野心:現在他真摯地為失去的妻子而難過。冷酷而有野心的人,好像押尼珥那樣,遺害許多無辜的人。野心本身不是壞事,但在人們的心目中,野心很容易變成一種自私和殘酷的動機。當然沒有某種程度的野心,很難成為領導者;但沒有好的和受歡迎的領袖,用踐踏別人的方法使自己得到那地位。

押尼珥之死(三2039

在這敘述中再次出現三人控制的舞臺中心:其中兩個是大衛和押尼珥,這次第三個人是約押,他是大衛的侄和主將。中心事件為押尼珥被約押刺殺。從作者寫這件事的篇幅和關注程度,顯示它不是件小事;這種事情,在今天會成為所有報紙的頭條新聞,引致許多的評論。事實上押尼珥是位知名的重要人物,在以色列中具有影響力和聲望。如果他活著的話,肯定會成為大衛的王國中,一位政治領袖人物。盡管很難猜測他是否效忠大衛王;或者只是暫時屈服,以便為自己獲得大的權力?磥泶笮l準備信任他,但約押的觀點卻不同,他說押尼珥是個騙子和奸細(25節)。也許從長遠來看,約押是對的;但在短期內,押尼珥之死,是大衛的一個挫折,阻遲了以色列和猶大重新的聯合。

(一)大衛。這件事最重要是大衛的名聲問題。押尼珥被殺,對他很尷尬:我們可以說押尼珥,這個時候是外國一位很有地位的人;而他在猶大,被大衛一個最親密的朋友和伙伴所殺,當時他得到大衛許諾的安全。無疑這會有許多閑言閑語,揣測大衛計劃這次暗殺。有不少現代作者也同樣懷疑大衛是否清白無辜。讓我們假設大衛真的擔心押尼珥的權力和影響正在伸展,并且看見計劃暗殺有許多好處;但在他與以色列處在磋商的關鍵時刻,他肯定不會進行這個冒險的計劃,因為押尼珥剛剛應許去說服以色列的北方支派,放棄支持伊施波設,而讓大衛作他們的王(21節)。大衛不會是這種傻瓜,去破壞這種磋商,冒著永遠與北部以色列分離的危險。故此他要公開將責任歸在應得者身上,使得沒有人相信他有責任!∩袼鶔x的領袖,不但有清潔的良心,也要有好的名聲(請看提前三7),大衛所采取的步驟證實很有效(36節)。

(二)押尼珥。押尼珥是著名的戰士和政治人物。故此大衛的悼詞,多提及他的才干和成就;但在卅三節對他有一小小的保留,形容他有一點──愚頑。這個在多次對抗非利士仍然生存的受損傷的人,竟然愚蠢地信任約押,造成一失足而毀了他的一生。

大衛看來驚訝押尼珥缺乏謹慎。這的確是驕人者受騙的一個最佳例子。押尼珥太過肯定他在大衛眼中的重要,沒有懷疑任何大衛的官員,可能會攻擊他。故此這位冷酷野心的人,結果沒有得著甚么,只有英年早逝;他對伊施波設背叛,沒有帶給他任何好處。

(三)約押。約押在大衛細小的猶大王國中,已經是位舉足輕重的人物,不久以后他將在以色列聯合王國中顯得更加重要。也許他懷有野心,并且妒妒押尼珥,害怕他可能成為大衛軍中最高統領,取代自己。也許他真實相信押尼珥將對大衛的存在構成嚴重的危險,正如他所聲明和行動──正如他所想的──他暗殺押尼珥是為大衛的好處。但也可能他只被一件事困擾──個人的報復,因為押尼珥殺死他的兄弟(二23)。這種家族之間的仇殺,對社會造成極大的破壞,在歷史上重復又重復地證實;值得驚奇的是這次暗殺在以色列中沒有很大的反應。憎恨和報復在基督徒的思想和行為中,不應有一點兒的地位;它們乃是以自我為中心,偏見和破壞性的情緒,沒有任何積極的價值。政治暗殺無疑是可悲的:它可能引起國家的動蕩和危機,傷害許多無辜的百姓。在這個案中,只因為大衛的高尚見識,和公開責備約押,避免了嚴重的政治影響。──《每日研經叢書》

 

基督教阿們網

在线天堂新版最新版资源_三级a在线观看视频_vr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_最好看的2019中文视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