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返回本書目錄

 

撒母耳記下第六章

 

約柜移至耶路撒冷(六123

這一章描述大衛使耶路撒冷成為他的宗教首都之第一步。以后還有許多要完成的工作;包括尋找圣殿的永久位置(看廿四章),和等到大衛死后,才建造起來的圣殿。雖然如此,將約柜帶到耶路撒冷的行動,是相當有意義和價值的。占領耶路撒冷當然是第一步,而打敗非利士人也同樣是必須的,因為巴拉猶大(2節),在撒母耳記上七章二節稱為基列耶琳,相當接近非利士人的境地,也可能在他們的控制之下。無論如何,現在有一方法,可以重得被遺忘多年的約柜。大衛把它運送到耶路撒冷,把這視為國家大事,從許多的百姓參與可見(1節)。內文圍繞約柜的行程,詳記由巴拉猶大到首都兩個地方的歡樂和慶祝。

約柜是國家的象征,作為 神同在的可見記號。這次盛會標志著愛國的熱情及宗教的熱心; 神的同在現在已經安置在國家的中心,在它的新首都。這是 神喜悅以色列及大衛的記號。在以后的世世代代中,直到新約時代,在向著耶路撒冷的朝拜路途上,猶太人對他們的國家及人民的愛心,越來越強大,越根深蒂固。像我們這些時間和空間的受造之物,我們都需要一些信仰的中心,地方教會很可以滿足我們大多數人,但無疑一所大教堂對許多基督徒是需要的。當他們受鼓勵及增強信心后,他們真的建立起來了。伊斯蘭教這樣聲稱,在往麥加朝圣的儀式中,提供一個這種宗教團結、信心和同屬弟兄感的最強大的源頭?赡茉诟讨校ǚ磳α_馬天主教在羅馬有可見的中心),我們失去了我們的團結感,也失去任何特殊的地理中心。也許我們需要有失去的‘耶路撒冷’的代替品;另一方面,希伯來書十三章十四節提醒所有的基督徒:‘我們在這里本沒有常存的城’。

對大衛而言,這次快樂的盛典夾雜著兩件事,一件是公開的,另一件是私人的:烏撒之死和他與妻子米甲之間的疏遠,兩者都使他有所關注?磥砜赡堋∩駥s柜由原來居停地移走表示不滿,事實上這些挫折只是暫時的(看第七章),但對當時卻有嚴重的阻礙。

(一)烏撒。用今天的詞語,解釋烏撒之死是很容易的。將關懷的手放在圣約柜上,被看為褻抇;圣物不能用手去操作或胡亂處置,除了那些特別委任及獻身的‘圣’人。烏撒的動機在世人看來是很好,本能地伸手去穩定約柜,但他這種行動令人震驚,引致恐懼,他被一種像心臟病的疾病所襲,舊約作者從我們可能歸咎于自然的原因看見 神的手。

從這次出人意外和不受歡迎的事件中,得出一個教訓,乃是在約柜和透過約柜事件重新認識 神可畏的能力。按實物說,約柜只是一個盒子,可以隨意任人移到喜歡的地方;但它所象征的 神,卻不能被操縱或擺布。以色列一定要像非利士人那樣,認識 神的怒氣!∩癜傩找灿幸粋試探,假定祂是惟令是從,祂的思想會吻合他們的思想,這種態度其實與褻抇相距不遠。雖然如此,三個月的阻延,向大衛證明 神的同在,本質上是祝福和施恩的。

(二)米甲。這里不能夠完全清楚知道,為甚么米甲不贊同所發生的事。明顯地她像冰山傾倒一般向大衛?赡芩龑λ恼煞虿粷M──或者更可能──她有一些宗教的理由,反對約柜移到耶路撒冷,以及那些伴隨著的新奇儀式。這種隔閡跟著帶來不育的后果(23節)。這是對她的一種懲罰,但對大衛有些影響,他盼望透過這婚姻和后代,可以醫治他與掃羅家庭之間的關系。這種婚姻若帶來兒子,很可能是最佳的王儲,成為大衛當然的承繼人;但事情卻不是這樣。

廿三節強調米甲是掃羅的女兒, 神的旨意不要任何掃羅的后代掌握以色列的王權,包括大衛的兒子。盡管如此,米甲的損失,是由于她不愿意與這王國中新的宗教架構合作。我們不要忘記,耶路撒冷在當時沒有以色列人的任何傳統,那時它必然被視為半外邦的和拜偶像的城市,是大衛自己謹慎地使它成為他的宗教中心,故此不驚奇會有些人提出反對。我們都有一種相當保守的傾向,甚至反感,來對待宗教信仰。但新的環境需要有新的思想,有時候需要極力避免長久持舊。如果這樣,我們的傳統主義,不但會導致阻礙 神的計劃,也同時會帶給我們失望和挫折。我們一定要像大衛那樣,對 神的旨意敏感。──《每日研經叢書》

 

基督教阿們網

在线天堂新版最新版资源_三级a在线观看视频_vr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_最好看的2019中文视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