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返回本書目錄

 

撒母耳記下第十四章

 

約押的介入(十四120

如果大衛顯示出一些軟弱,都與他的兒子有關連,而他仍然控制這個國家。時間越長,對王的權力和影響便越來越大。值得注意在十二章的拿單和這里的約押一樣,要用間接的方法來向王傳達他們的意思,在這里乃是編織一個虛構的故事。他們兩位在這個國家的政治架構中,有很崇高的地位,拿單是宮廷先知,而約押是軍隊的最高統帥。他們二人當然希望說服大衛,同時也想改變他的整個處事的態度。大衛懷疑約押慫恿提哥亞婦人(19節),顯示約押一定曾經與他提及押沙龍的事。

從第一節看見大衛對押沙龍有兩種想法──或者他的內心和思想,促使他有相反的兩個方向。在他的思想中他相信押沙龍是謀殺者,為國家所不容,但他內心卻渴望重新與他的兒子有親密的接觸。我們不應該假定約押只是關心怎樣幫助王解決他個人進退兩難的問題;從他教導那婦人有關押沙龍的陳明,顯示約押關心國家多過關心王。他相信押沙龍是大衛生存的長子,有一天一定會成為王;大衛尚有其他的兒子(當然包括所羅門,但這階段他仍然是個孩童),但以后的事件,表明押沙龍的個性,在全國中受人尊敬,得到廣泛的歡迎。而押沙龍的流亡,卻是公眾不愿看到的,更壞的是它留下一次政治真空給以色列:當大衛死后,沒有人被推舉為繼承者。我們一定記得,這一件事對國家的利益和穩定相當重要,妥善安排繼承者,這是一個重要的政治論題,對君王與王室顧問也同樣重要,像英國歷史上的享利八世與伊利莎白的時期。人們仍然相信那年青人,他當時是王儲,他雖然犯了謀殺,只要把他加冕為王儲,仍然可成為像英皇愛德華六世。

那婦人的故事是假編的,但無疑關于這類事,必有法律上的程序。這里大衛坐著為法官,好像當時地方的長官已經下了判決──或者這是她的聲稱。對我們看來好像頗為復雜;主要提及他的兒子及繼承人問題因謀殺罪而產生危機;如果他接受正常的懲罰,便是死刑,她與直系的家人便會受苦,會喪失他們所有的財產給遠嗣這論題的要點,是不對犯錯者憐憫是否對這家庭公平?這婦女企圖說服大衛,頒下嚴肅的誓言挽救她兒子的生命。

把這個日常的訴訟案件,應用在押沙龍的個案上,是顯而易見的事。沒有人否認他犯了大錯,但如果按照法律的嚴格懲罰,或是永遠流亡,這樣對整個國家都會受苦。每個人都知道押沙龍有理由與暗爭吵,看來好像群眾的意見傾向于寬恕他所作的。

一旦大衛頒下有關她的兒子的誓言給那婦人的,他必然感覺道德上有一種責任,也要頒下法律寬恕押沙龍,等于他默認約押的政局觀點。無論對圣經作者和讀者而言,都清楚知道押沙龍作為大衛的繼承人不是十分合適的。約押是錯了──不久他也改變心意──他與大衛對公眾的感受和壓力,都沒有智慧地處理。事實上他們兩人都危害著國家,因為沒有協助使它穩定。

在十七及二十節中,那婦人描述大衛時,既阿諛諂媚又帶諷刺。大衛不是天使,雖然整體而言,他是個智慧和精明的君王,在此種情況下,他的行動卻很愚拙。拿單的寓言帶領他走向正確的方向;但約押指使的那婦女的寓言,卻使他陷入錯誤的決定里?赡茏髡呓虒覀円粋功課,大衛應該咨詢先知,來肯定 神對押沙龍的旨意;約押只是個戰士,不是決定國家大事的最佳人選。也許我們也推測大衛愛押沙龍,以致使他接受自己的決定。他必須也應該堅持,押沙龍的情形與虛構的訴訟,不是完全一致的:從一開始,押沙龍并不是繼承王位的適當人選。

故此那婦人的阿諛諂媚,讓我們看見一個要點,以色列的王需要有超越常人的智慧;但大衛從開始就多方面顯出他的軟弱。好領袖不但要精明能干和智慧,也同時要堅定去抵擋那些從密友及大眾來的錯誤意見;這些意見在許多情況下,都是易變和不可靠的。

押沙龍的回歸(十四2133

感謝約押,押沙龍才可以自由地回歸以色列,但不能立即回王宮。不能肯定究竟是否大衛事前決定,與他保持一段距離;抑或是約押接回這位流亡者回到耶路撒冷后的決定,但我們很容易看見,為何押沙龍對他在耶路撒冷的遭遇發怒。他是那么重要,有高官約押陪他回家,但隨后他在自己的家鄉,被看為一個被遺棄的人。

我們看見大衛禁止他在宮廷,是作為一種懲罰,但這不是真正智慧的行動。從國家的角度看,仍然繼續有政治真空的危機,因為繼承人的問題尚未解決;大衛對押沙龍不悅,但卻沒有任命其他的兒子作王儲。事實上更嚴重是禁止他入宮,不但令押沙龍很憤怒,而且將押沙龍置于最危險的位置上──使他在耶路撒冷,但不在安全有王的隨從者的地方。

廿五節以下提供讀者有關押沙龍的身體特征。他是很有魄力的人,像他的父親和掃羅年青時一樣。再一次我們認識到,這些特征受百姓的尊敬和歡呼。這里暗示,在一般以色列人的眼中,押沙龍是作王的理想人選──而且整個國家都知道(25節)。

另一方面,在廿八至卅三節,讓我們重新看見他的性格,更加確定我們對他的印象,他不是作王的理想人選:外表是欺騙!他不但極端有決心,(決心本身是美德),但也同時看見他的傲慢和專橫。毀滅別人的農作物是很嚴重的事,特別在干燥天氣更為危險。他挑戰大衛將他審判(32節),顯示他在謀殺暗的事上,沒有感到內咎。

然而主要造成傲慢的行為,乃是由于約押和大衛溫順地向他的意愿讓步。這一章的最后一節,描述大衛與他兒子完全和好;毫無疑問,這等于公開表示恢復押沙龍的宮廷地位,以及得到大衛的祝福和核準。很難說究竟大衛應否接受挑戰,將他審判;但無論如何,他從沒有向全國表示押沙龍注定被選做下任的君王。再一次敘述中突出大衛相當程度的軟弱,和缺少智慧。領袖的這種錯誤,會使國家軟弱;但首先是大衛作為君王,要冒風險,不久事件便會暴露出來。憐憫和赦免是絕對美好的質量;但公義應該時常被憐憫所調和。另一方面,有時赦免不是基于原則,而是由于其他方面的軟弱?傊,好領袖一定要具有堅定和決心。大衛在押沙龍身上表現的軟弱,使他的兒子不受約束,也使國家失去了控制。──《每日研經叢書》

 

基督教阿們網

在线天堂新版最新版资源_三级a在线观看视频_vr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_最好看的2019中文视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