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返回本書目錄

 

列王紀上導論

 

編者序

  丁道爾舊約及新約注釋叢書的目的,是就圣經中每一卷書卷,給有興趣查經的信徒提供以釋經為主、合乎時代需要、長短適中的注釋書。導論及隨文注中將會討論本書的釋經難題,并將避免過分的學術性。

  本叢書中個別的作者各有其獨特的貢獻,并在各項受爭議之論題上自由地表達他們個人的立場。在篇幅許可的限制之下,他們常常同時呈現其他具有代表性的異議立場。

  列王紀敘述神的子民如何由大衛及所羅門所統治的統一王國分裂成為猶大國及以色列國,最終分別陷入敗落以致被擄的下場。本書特別記載按神的律法實行統治的列王,以及眾先知(由以利亞至耶利米)的鼓勵及督責。作者對所羅門、猶大王希西家及約西亞、以色列王亞哈諸王著墨甚濃。在這歷史文獻中,作者忠實的介紹多人的生平,以為后人的鑒戒。

  本注釋書以新國際本圣經(NIV)為主,然而也經常引用其他譯本,有時作者也會自行意譯。在有需要的時候,作者會將某些原文音譯,以幫助對希伯來文不熟悉之讀者辨認所討論的那個字。在此我們假設讀者最少都擁有一本可靠的英文版圣經。

  由于信徒對認識舊約書卷之意義及信息的興趣有增無已,我們盼望本叢書能夠有助于讀者系統化地研讀神的啟示,從中更深入地認識祂的旨意及道路。編者、出版者及作者有相同的禱告,就是愿神使用此叢書幫助更多的現代人明白神的話語,同時作出響應。

魏茲曼(D. J. Wiseman

作者序

  讀列王紀可知以色列國的歷史,她如何由大衛的統一王國變成分裂王國,最后導致以色列國(撒瑪利亞于主前七二二年被占領)及猶大國(耶路撒冷于主前五八七年被攻陷)的覆亡。若非此書(以及歷代志的平行經文),我們對神在主前一千年如何對待祂的子民的了解將受到嚴重的限制。

  我自許多學者的研究中獲益良多,但無法在這么短的篇幅中盡述,F代讀者有極豐富的英文注釋書可供選擇,我引用這些注釋書時將注明其作者之名〔如:Jones1984)〕。讀者在那些比較詳盡的注釋書中將可找到更加詳細的論證、有關編者的理論性猜測、修正經文的猜測(現在這種研究中,出現不少這類情況)。本注釋書與整個叢書系列的共同目的,是幫助平信徒更能掌握到經文的意義。有時您會發現圣經作者與歷史事件更接近;因此,作者本身對事件的詮釋往往更有力,使任何其他的注釋都相形見絀。

  讀者可能自本注釋書中發現我納入了一些我個人的偏好,其中包括與圣經有關的考古發現,這是我畢生的興趣及研究。同時除非必須,我不會嘗試稱呼神圣不可侵犯的神的名〔以希伯來語的子音 "YHWH" 表示,通常被譯為“雅巍”(Yahweh),但卻沒有發音,也是無法發音的〕,只以“主”(Lord)來代表,這是根據古時的習慣,將元音加入成為“主”adonai一字(同理,“雅巍”加上元音便成為“耶和華” "Jehovah" )。但這些稱呼都是毫無疑問、毫無偏差地指著唯一的神。

  每一位現代讀者都應當研讀這一段歷史,其中大部分都是傳記形式,栩栩如生地將以色列國及其中個人的生活呈現在我們眼前,并述說神在其中的作為,詳實地記載神的子民的得勝及失敗,與今日的我們息息相關。這些記載是一種警戒,提醒那些自以為站立得比他們穩的人要謹慎,免得跌倒(林前十6、11);同時也是為了幫助原來的讀者及我們而寫,鼓勵我們在受試煉時堅持到底,信靠并指望那一位永不改變的神。這一段歷史所描述的事件及人物,有許多亦出現于新約之中,因此更顯其重要性。

  我最當致謝的,還是我的妻子瑪莉。這四十多年來我大部分的時間均為學術研究、圣經翻譯、編輯此叢書所占據,但她卻一直長久忍耐,善體人意。我一直與英國校園出版社(InterVarsity)合作,也十分感謝他們同工的幫助及鼓勵。感謝霍姆茲女士(Ruth Holmes)費心辨識我潦草的手稿,打成文字,減輕我許多的負擔;也要多謝米勒得(Alan Millard)及丁道爾研究社的溫特(Bruce Winter)提供參考書目。

  隨著此書的問世,我的禱愿是:盡管它有許多的不足,求神仍借著它幫助我們忠于神及神的話。

魏茲曼

簡寫一覽

ANEP        The Ancient Near East in Pictures, James, edited by B. Pritchard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54.

ANET        The Ancient Near Eastern Texts Relating to the Old Testament, edited by James B. Pritchard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 1955, 3 1969.

AOAT        Alter Orient und Altes Testament.

ARAB        Ancient Records of Assyria and Babylonia, by D. D. Luckenbill, 2 vols.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261927.

BA          The Biblical Archaeologist.

BASOR       Bulletin of the American Schools of Oriental Research.

BDB         F. Brown, S. R. Driver and C. A. Briggs, Hebrew and English Lexicon of the Old Testament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 1952.

Bib.        Biblica.

Bi.Or.      Bibliotheca Orientalis.

BSOAS       Bulletin of the 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

CAD         The Chicago Assyrian Dictionary.

CBQ         Catholic Biblical Quarterly.

DOTT        Documents from Old Testament Times, edited by D. Winton ThomasLondon Nelson, 1958.

EI          Eretz Israel.

EQ          Evangelical Quarterly.

Exp.T.      Expository Times.

HUCA        Hebrew Union College Annual.

IBD         The Illustrated Bible Dictionary,Leicester IVP, 1980.

IDB         Interpreter's Dictionary of the BibleNashvilleAbingdon, Vols. , 1962; Supplement, 1976.

IEJ         Israel Exploration Journal.

IJH         Israelite and Judaean History by J. H. Hayes and J. M. Miller London SCM Press, 1977.

JANES       Journal of the Ancient Near Eastern Society of Columbia University.

JBL         Journal of Biblical Literature.

JCS         Journal of Cuneiform Studies.

JEA         Journal of Egyptian Archaeology.

JNES        Journal of Near Eastern Studies.

JQR         Jewish Quarterly Review.

JSOT        Journal for the Study of the Old Testament.

JSOTSupp    Journal for the Study of the Old Testament, Supplements.

JSS         Journal of Semitic Studies.

NBD         The New Bible Dictionary,Leicester IVP, 1982. 《圣經新辭典》(香港天道, 1993)。

Or.         Orientalia.

PEQ         Palestine Exploration Quarterly.

POTT        Peoples of Old Testament Times, edited by D. J. Wiseman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73.

RA          Revue d'Assyriologie et d'Archaeologie.

RB          Revue Biblique.

SOTSM       Society for Old Testament Study Monographs.

TynB        Tyndale Bulletin.

TDOT        Theological Dictionary of the Old Testament,edited by G. I. Botterweck and H. Ringgren, Vols.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771990.

TOTC        Tyndale Old Testament Commentary.

TWOT        Theological Wordbook of the Old Testament by R. Laird Harris et al., 2 vols.ChicagoMoody, 1980.

UF          UgaritForschungen Internationales Jahrbuch fur die Altertumskunde SyrienPalastinas.

VT          Vetus Testamentum.

VTSupp      Vetus Testamentum,Supplements.

WHJP        The World History of the Jewish People The Age of the Monarchies, Vols. , edited by A. MalamatJerusalemMassada Press, 1979.

ZA          Zeitschrift fur Assyriologie.

ZAW         Zeitschrift fur die Alttestamentliche Wissenschaft.

ZDPV        Zeitschrift des deutschen Palastina Vereins.

經文版本縮寫

Akkad.      亞喀得文(亞述及巴比倫文)。

AV          Authorized Version《欽定本》,1611。

DSS         死海古卷(昆蘭)。

EVV         英文譯本。

GNB         Good News BibleToday's English Version)《現代中文譯本圣經》,1976。

Heb.        希伯來文圣經。

JB          The Jerusalem Bible《耶路撒冷圣經》,1966。

LXX         The Septuagint《七十士譯本圣經》(基督教前的希臘文舊約譯本)。

LXXL    Lucian路西安校訂本。

M. Heb.     現代希伯來文圣經。

MT          Massoretic Text《馬索拉經文》。

NASB        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新美國標準圣經》,1960。

NEB         New English Bible《新英文圣經》,1970。

NIV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新國際本》,1984。

NKJV        New King James Version《新英皇欽定本》,1982。

NRSV        New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新標準修訂版》,1989。

OG          Old Greek translation,舊希臘文譯本。

REB         Revised English Bible《修訂英文圣經》,1989。

RSV         Revised Standard Version《標準修訂版》,1952。

RV          Revised Version《修訂本》,1881。

Syr.        Syriac古代敘利亞語。

Targ.       Targum他爾根。

Ugar.       Ugaritic烏加列語。

Vulg.       The Vulgate,《武加大譯本》(十四世紀末耶柔米將圣經譯為拉丁文)。

5QK         死海古卷昆蘭第五洞中的列王紀殘卷。

6QK         死海古卷昆蘭第六洞中的列王紀殘卷。

注釋書

Burney      C. F. Burney, Notes on the Hebrew Text of the Book of Kings1918 repr. Oxford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3.

Cogan       M. CoganH. Tadmor, Kings, Anchor BibleNew YorkDoubleday, 1988.

DeVries     S. J. DeVries, 1 Kings,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12Waco Word, 1985.

Gray        J. Gray, & Kings A Commentary, Old Testament LibraryLondon; SCM Press, 2 1970.

Hobbs       T. R. Hobbs, 2 Kings, Word Biblical Commentary 13Waco Word, 1955.

Jones       G. H. Jones, 1 & 2 Kings, Vols. , New Century Bible CommentaryLondon Marshall, Morgan & Scott, 1984.

Keil        C. F. Keil, The Books of Kings, 1872 repr. Grand Rapids Eerdmans, 1954.

Long        B. O. Long, 1 Kings with an Introduction to Historical Literature, The Forms of O. T. Literature, Vol. Ⅸ(Grand Rapids Eerdmans, 1984.

Mont        J. A. Montgomery and H. S. Gehman, Commentary on the Books of Kings, International Critical CommentaryEdinburgh T. & T. Clark, 1951.

Nelson      R. Nelson, First and Second Kings, InterpretationAtlanta John Knox Press, 1987.

Noth        M. Noth, Konige, Biblischer Kommentar Altes Testament Ⅰ(NeuKirchenVluyn NeuKirchener Verlag, 1968.

Provan      I. W. Provan, Hezekiah and the Book of the Kings, Beihefte zur ZAW 172Berlin De Gruyter, 1988.

Robinson    J. Robinson, The First Book of Kings, The Second Book of Kings, Cambridge Bible Commentary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2, 1976.

Slotki      I. W. Slotki, KingsLondon Soncino Press, 1950.

導論

  有些現代讀者對列王紀可能望而卻步,因為列王紀探討主前一千年以色列及猶大王朝古代歷史,往往使人對這么長的一段時間所造成的鴻溝望而生畏。本書涵蓋約五百年的歷史,追溯王權的起伏、王國的興衰,其中有崇高的希望,也有卑屈的失;有悲劇,也有盼望。神的選民似乎屢屢失敗,因為他們常常信靠他們自己,離棄事奉神的道路,非但不專一跟隨耶和華,反而轉而敬拜他神。

Ⅰ 列王紀的價值

  這段歷史記載以大衛王朝的尾聲為開端,當時他以耶路撒冷為首都,疆土由敘利亞至巴勒斯坦西南海岸的非利士人邦城,東至約但河東亞捫人及摩押人之境界,南至埃及境界。能有這么廣大的疆域,是因為當時主要強國都極為衰弱的緣故。亞述尚未向西擴展,邦城亞蘭/大馬色于主前七五三年與以色列在夸夸(Qarqar)連手抵抗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Ⅲ)之役尚未發生。一百多年之后,亞述才取得大馬色,逐漸占領邦城為其藩屬,直到主前七二二年以色列被攻取為止。其后不久,猶大國亦遭侵略(主前701年),備受壓力,最后亡于繼亞述而起的霸權巴比倫,全城百姓俱都被擄。猶大在這段時期中亦不斷承受埃及的侵擾。列王的歷史絕大多數離不開神的子民與其鄰國或應許地上外族人之間的關系。

  列王的歷史并非對這個時期巨細靡遺地盡述,乃是選擇性的記述,用以彰顯神是掌管歷史的主(盡管有時這一點并非明顯可見)。作者明智地使用其數據源,并特別著墨描述某一些人的生平;例如,猶大王大衛是理想的君王模范,尼八之子耶羅波安是以色列王引百姓犯罪的代表性人物。亞哈及耶戶則代表晚節不保的君王,他們雖然開始改革,并受到當時先知的督責,卻并未貫徹改革之工,以致引猶大百姓入罪,最終遭受和北國相同的厄運。

  這種選擇性記述(這是歷史文獻中慣用的手法)的結果之一便是,凸顯了對猶大王所羅門、希西家、約西亞(“新的大衛”)及以色列王亞哈的記載,將他們塑造成以色列改革救星的形像,而其他的列王則以總結方式輕輕帶過。以至于雖然根據當時歷史文獻的記載,以色列王暗利是一位杰出的君王(如:摩押王米沙的碑文以及亞述人所稱道的“暗利之家”),但圣經卻僅以八節經文將他的事跡輕輕帶過(王上十六2128)。同樣的,瑪拿西漫長的統治也只占了一章不到的篇幅(王下二十一118)。

  列王紀是一整合的著作,全書大部分很有可能是出于一位歷史家的手筆。然而,作者并未明說他寫成此書的目的,所以我們必須由現有的歷史成品中找尋。書中一再地記載那些離棄真神的君王如何自取其禍,以作為后人的警戒,同時也記載那些順服神律法的君王(甚至在被擄之時)的事跡,以鼓勵后人跟隨神以得到祂所應許的祝福。本書同時也提醒我們神雖然被人離棄,卻仍然有充充足足的恩典及慈愛。本書大部分的篇幅都用來描述那些“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遵行神律法的君王事跡。

  因此,列王紀并非僅是政治性或宗教性的編年史,而同時也是帶有神學批注的“神圣”歷史,亦即是一部歷史的宗教性注釋(參:以下所要討論的“主題及神學”{\LinkToBook:TopicID=108,Name= Ⅱ 主題及神學})。若非本書提供的細節,我們對大衛永遠王朝之應許如何發展將一無所知,也無法認識到所羅門的智慧及榮華、先知以利亞及以利沙的偉跡、以色列及猶大被擄的經過及原因,或其他經文所提到的事件。由最早的社會開始,許多人都曾用書寫的形式記錄下他們所知的主要事件,以作為后人的幫助1。

  列王紀也不例外,它是由以色列出埃及、被稱為“神的子民”、成為一個國度,直到他們敗亡、被擄、流散為止,一連串歷史記載的一部分。有人曾說它代表最早的、連續性的、真實的編史2。本書所采用的文體是古代近東同時代的人所慣常使用的文體,也同樣是自廣泛但可信的來源中搜取資料。因為時間的差距,我們現在已無法詳細辨認歷史家主要的數據源(參:導論Ⅴ “數據源”{\LinkToBook:TopicID=121,Name= Ⅴ 資料來源});然而,我們有理由相信他可能有權自當時首都官方檔案室中得到客觀可靠的數據,其中包括列王官長的名單、民事及軍事事件的報告、個人傳記等資料,F代有些人曾試圖辨認其他的文體,例如,通俗傳記、故事、軼聞、回憶錄等,但至今尚未達成共識3。

  列王紀同時幫助我們了解到當時的文化狀況,讓我們看到當時的學識、寫作及智慧(王上三,四2934)、律法、公義(王上三1628)以及不公義的情況(王上二十一);宮殿及圣殿的建筑(王上五~七);獻殿及其日常操作(王上八);與異族通婚及混雜信仰的危險(王上十一113;王下八18)。我們看到國際貿易的詳情(王上五118,十);王權及繼位的問題導致宮廷陰謀及叛亂(王上十二16),這通常要訴諸謀殺或暗殺以除去對手,特別以北國為然(例:王下八715,九14、3037,十1819,十五30)。經常出現的饑荒插曲(王上十八2;王下六2533),撒瑪利亞(王上二十;王下六20~七10)及耶路撒冷(王上十八17)的淪陷,對鄰邦摩押、以東(王下十四7)以及亞蘭(王上二十,二十二2936)的爭戰,這些事件可能使得讀者覺得跟它們的距離非常遙遠。但我們必須記住,雖然本書是按照當時的時代來描述當時的事件,但在今日卻絕不陌生;就好像該地區現代仍常見的“殖民主義擴張”(以色列入侵亞蘭/敘利亞)、侵犯邊境,甚至獨裁者解放某地區的事件一樣。這些事件,加上好像黑手黨一般的仇殺及家族宿怨等,對舊約時代神的子民及今日的我們都構成一些道德上的疑問。

 

1 J. H. Huizinga所著,R. KlibanskyH. J. Paton所編的Philosophy and History Essays Presented to Ernst Cassirer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36 , p.9。

2 DeVries, p. xxx.

3 Long, pp. 48, 249264.

Ⅱ 主題及神學

  歷史學家或是讀者在讀列王紀時,可能因他對本書目的、寫成時間及地點等有不同的認識而導致不同的詮釋。若讀者認為本書是很遲才寫成的,記載這些古代事跡的目的,是為了要鼓勵被擄于巴比倫的人民,明白神的子民的遭遇乃是公平的,那么這部分的歷史可能被視為一段悲;也有人可能認為這整段歷史的記載都帶有回歸的盼望。根據這不同的重點,也會得出不同的主題。然而,本注釋書所采的立場是認為本書并無單一的、凌駕于其他之上的主題,所有選錄的事件及與其有關的神學評價,都顯示出神在歷史中工作,并與祂的子民相交,一如他們以前所經歷的一樣。

  讀畢本書將可覺察到許多重要的神學主題,有些由律法書(特別是申命記)中重復出現的句型可看出,有些則由許多列王及先知的生平中重復出現的經歷可看出。我在這里將這些主題簡述出來,以供參考。

A 掌握歷史的神

  本書經常提及神,最通常使用的名稱,是主(耶和華)神〔the LORDYahwehGod,出現五百多次〕。祂是有主權的主(王上二26)、全能的主(王上十八15,十九10、14;王下十九31)。書中宣稱祂是惟一的真神(王上十八24)、無與倫比(王上八23)、創造主(王下十九15)、賜與生命者(王上十七21)。祂是活著的神(王上十八15,由起誓經常用語亦可看出:“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王上十七12,十八10、15,二十二14;王下二4、6,三14)。神特別被指為列祖的神(王上十八36)及以色列的神(王上一30、48等許多經文)。因此,祂也是大衛的神(王上二十5)及所羅門的神(王上三3、7,五4,八28)。他們昵稱神為“我的主/我的神”,人民則稱祂為“我們的神”(王上八59、61、65,九9,十9)。祂是超越一切的(王上八27;王下二112)、無所不在的(王上八27,二十28),但也是與祂的子民同在的(王上八3、12、57);祂被視為是坐在圣殿寶座上的神(王下十九15),圣殿以祂的名為名(王上五3、5,八43),是祂應受敬拜(王上十八12;參,王下十七3234、39、41)及頌贊(王上一48,八15、59,十9)之所。地上的萬民都應當知道祂的名(王上八60;王下十九19)。祂是頒布律法的神,因此祂下達命令(王上九4,十三21),要求人信靠順服(王下十八56)。祂借著祂的作為(有些被視為神跡,王下二十11)顯明祂自己,也借著祂的代言人眾先知用文字啟示祂自己(參:“預言性敘事體”,導論Ⅱ。拧 邦A言”{\LinkToBook:TopicID=113,Name= E 預言}及Ⅴ。谩2. “預言來源”{\LinkToBook:TopicID=126,Name=2. 預言來源})。

  神在歷史中掌管人的國度(王下十九15)、興起君王(為了要管教所羅門,王上十一23),掌握事情的轉變(王上十二15,參三13)。祂將某些國家逐出本土(王下十六3,十七8),或減縮他們的境界(王下十32),并因某些國家偏行己路不肯事奉祂而將之棄絕,使他們在祂面前站立不住,被擄至異域(王下十七2023,二十三27)。神差派敵人來懲罰祂的子民(王下二十四2)、擊打以色列(王上十四15)。神甚至被人挑起怒火(王上十一9,十六7、13、26、33;王下十七11、18)。祂降下災禍(王上九9;王下六33)、悲。ㄍ跎鲜20)、疾。ㄍ跸率54、饑荒(王下八1),甚至突然降火燒死人(王下一12)。然而,神同時是聆聽、響應禱告的神5,本書中也記載了所羅門(王上八2254)及希西家(王下十九1419)的禱告。神賜下拯救(王下十三5,十八3035,十九67、3537)、得勝(王下五1)、饒。ㄍ跸挛18)、智慧(王上三28,四29,五12,十24)、祂的靈(王上十八12;王下二16)及能力(王上十八46;王下三15)。

 

4 作者在記載耶羅波安一世(王上十三46)、亞撒(王上十五23)、亞撒利亞/烏西亞(王下十五15)、希西家(王下二十18)等君王以及其他如乃縵(王下五)、書念婦人之子(王下四836)等人之事跡時,均著墨甚濃地描述疾病的細節。另外以賽亞書及耶利米書的記載亦同樣的記載一些疾病的細節。

5 王上八2254,十九4;王下六17,十三4,二十2、11。

B 施行審判的神

  1. 人若不敬拜神、不守祂的律法,必定會去敬拜其他的假神,破壞了第一條誡命(申五7)。許多人認為本敘事文中具有代表性的主題,便是斥責偶像的存在及邱壇未被廢去的罪6。當然,以色列/撒瑪利亞及猶大/耶路撒冷遭受到審判最主要的原因也正是這種罪。

  2. 本書記載列王的例子,顯示他們的作為不但影響他們自己的家庭,也影響到他們的繼任者;例如以色列王耶羅波安(王上十二2633,二十一2122),還有耶戶的罪不但影響了尾隨的三、四代(申五89),同時導致以色列的敗亡(王下十3031,十四6)。

  3. 列王受審判及對他們統治評估最突出的標準,是以他們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或“惡”的事(參:“列王執政的神學評估公式”{\LinkToBook:TopicID=131,Name= A 前言公式},5256頁)為準。作者假設律法是已知或可知的,但有時卻被遺忘(王下十七13、35)。列王登基加冕之時,律法書扮演極重要的角色(王下十一12),當國家遭遇危機(王下十一17;代下二十九10)、災難(王下二十三3)或是改朝換代(參:書八3035;代上十一3)之時,往往會與神重新立約。

  4. 本書經常提及人如何不遵守神的律法及道路,甚至最敬虔的人都不例外。因此,大衛犯罪,甚至所羅門王朝最終分裂他都有責任(王上十五5,二十二45;希伯來文raq意為“除了……以外”)。耶戶在以色列提倡敬拜耶和華只屬曇花一現,無法持久,因為他自己不盡心遵守耶和華的律法(王下十2831)。約沙法雖然按公義行審判,但卻與亞哈及其子約蘭王共謀一同爭戰不果,留下污點(王上二十二;王下三)。希西家雖然信靠神,并自亞述人手下被拯救出來,卻因向另一世界強權屈膝而使他新興的改革失色。而那個世界強權便是最終毀滅猶大王朝的巴比倫(王下二十1218)。約西亞的改革得來不易,卻在他死于埃及王尼哥之手后立即消失(王下二十三2830)。一般而言,作者對以色列王朝的描述,似乎是要為了猶大同樣的命運寫下伏筆。

  5. 隨著不遵守律法的主題而來的,便是報應性的審判。凡是棄絕(王上十九10;王下十一12,十七1420)或違反與神所立之約(申二十九25,三十一68、16,三十二2627;王下十八12)的都受到這類的警告。這是預言性敘事體中清楚可見的主題。其結果便是神的子民被擄至應許地以外的地方(王下十七20、23)。

 

6 DeVries, p. xlvii.

C 施行拯救的神:盼望及歸回

  列王紀并非是一敗涂地的悲劇及失敗〔此為諾斯(Noth)的立場〕,神的約雖然帶來審判,但同時也給那些順服神、虛心悔罪歸正的人帶來盼望及歸回的應許(王上八3334)。同時也暗示救贖的可能性(參:王下二十五2730),長久忍耐并有恩典憐憫的神仍保存一群忠心的余民(王上十一34;王下十一12)。比較光明的一面則是神對大衛的應許,包括堅定他的國位(王上八25,九5)、堅固的家(王上十一38)、永遠的王朝(王上二4、45)。有一些解經家認為這一段歷史結局美滿(例:王下二十五2730),乃是后來的一位編者所加入的,用以作為被擄子民的鼓勵(von Rad、Wolff)。解經家中對于神給大衛的應許是否無條件的立場分為兩派;一派認為是有條件的,另一派認為是無條件的,這分別影響到他們對這段歷史的詮釋(正面或負面的)及他們對本書的評價(參導論Ⅱ。摹 吧窠o大衛的應許”{\LinkToBook:TopicID=112,Name= D 神給大衛的應許})。

D 神給大衛的應許

  神應許給大衛一個永遠的王朝,包括他的家、他的國永遠堅立,他的國位也必堅定“直到永遠”(ad olam;撒下七1116;王上九5)。如此,他便反應出神在地上永遠的權柄及國度(參:但四3)。神并向他的兒子所羅門重述此應許,答應他的子孫中“不斷人坐以色列的國位”(王上八25)!爸钡接肋h”一字并未對所羅門重復,然而神卻告訴他說當王朝敗亡后,神仍會為了大衛及耶路撒冷城的緣故而保留一個余民的“支派”(王上十一32、3436)。此家族將永遠堅立,可用一盞燈“為大衛的緣故”長久燃燒作為比喻(見:王上十一36之注釋{\LinkToBook:TopicID=207,Name=c. 統一王朝破裂的政治因由(十一1440};參:王上十五4;王下八19)。大衛清楚知道這個應許是有條件的,他的子孫必須謹慎自己的行為,盡心盡意誠誠實實的行在神的面前(王上二4),所羅門得到神的話語后也同樣清楚的知道這一點(王上八23,九4)。大衛惟有自己也遵守此律法時才算是理想的君王,他成為神恩典及接納猶大國的象征;但耶羅波安及猶大諸王中效法耶羅波安的則被神棄絕。

  因此,許多人覺得神的應許與真實情況有矛盾,認為原來的應許必然是無條件的;只是在猶大敗亡后,那些被擄的人必須解釋神的應許沒有兌現的原因,所以才將之解釋成為有條件的(諾斯持此立場)。另外,有人認為這種條件性是后期的神學趨勢。尼爾生(Nelson, pp.100ff.)則主張神從未在祂的應許上加上順服為條件。有人認為應許中的“直到永遠”不能夠按字義解釋,例如:當時王與王之間的立約、賜與或任命都使用“直到永遠”一詞,成為王朝正統的術語之一(Long, pp.1617;大衛及其后裔必得平安,“直到永遠”,王上二33)。

  列王紀上下經常提到大衛,以他為榜樣(王下十四3,十八3)。他是大衛城的創始者7。列王紀上二4所載撒母耳記下七416的應許并不足以證明此二者有不同的來源,而是將神的應許及神的約中所暗示的原則明白顯示出來,因此對以色列及猶大國均同時適用8。整個圣經歷史中均帶有條件性(Nicholson、Wolff、Tsevat),是“不遵守神律法便會受管教”的神學原則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除非我們視申命記為被擄后所寫的律法書,否則我們無法確定列王紀中的條件性為后來編者所加添。根據作者而言(王下十三23),神應許不會全然毀滅或棄絕祂的子民,這是以祂與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立約應許為基礎。后來的猶太及基督教歷史學家認為雖然有條件的存在,但神的確保存了祂的余民,其中包括大衛的后裔(大衛為王朝的創始者,而非掃羅),彌賽亞將會由此支派而出,祂會統治所有祂的子民,直到永遠(例:羅一3;啟二十二16)。因此列王紀的結尾(如同其開頭一樣)是記載大衛的支派如何在被擄之中仍然一直被保存、被建立(王下二十五2730)。

 

7 王上二10,八1,十五8;王下八24,九28,十二21,十四20,十五7、38,十六20。

8 Hobbs, p. ⅩⅩⅣ; J. G. McConville, 'Narrative and Meaning in the Book of Kings' , Biblica 70, 1989, pp. 3349.

E 預言

  預言是一股創造歷史的力量(von Rad, p.221; Long, p.29),其在列王紀中的存在往往比人所覺察的更廣泛。耶和華神的話借著眾先知傳達給以色列國,通常是向當時國家的領袖說的9。在每一個時期都有一位或一位以上的神的代言人扮演著一個重要的角色,向當時的王及百姓提示神的要求。其中知名者如拿單在大衛王朝近尾聲時的干預(王上一22);示羅人先知亞希雅向以色列的耶羅波安預告王國將會在所羅門以后分裂,并且宣告耶羅波安的死(王上十一2939,十四11810;同時示瑪雅攔阻猶大王羅波安,使得最后的敗亡延遲發生(王上十二2124),兩位無名的先知則預言伯特利最后將變成褻瀆神的下場(王上十三132)。哈拿尼的兒子耶戶警告巴沙,他若行耶羅波安所行的惡道,他的家族將會滅絕(王上十六14)。

  有關先知以利亞(王上十七~十九,二十一;王下一)及以利沙(王下二1~十36)的敘事被編排在一處(參考下面“預言的來源”{\LinkToBook:TopicID=126,Name=2. 預言來源})。他們的事工歷經亞哈至耶戶的曾孫約阿施11,幾乎達一世紀之久,占據了列王紀約四分之一的篇幅。同時期的還有音拉的兒子米該雅及一位無名的先知,他們承受一大群假先知的壓力,向猶大王約沙法及以色列王亞哈發預言(王上二十二8,二十3543)。在以色列則有亞米太的兒子先知約拿預言以色列會在耶羅波安統治的時候收復失土(王下十四25)。

  另一位敢言、有極大影響力的先知是以賽亞,他在烏西雅、約坦、亞哈斯、希西家作猶大王的同時任職先知(亦即主前740686年;賽一1)。在瑪拿西長久但邪惡的王朝中(王下二十一1015),還有其他先知的存在;例如女先知戶勒大就他們新發現的律法書敦促他們,導致約西亞的改革(王下二十二1420)。在約西亞統治的時候,先知耶利米也很積極事奉。

  這些先知的主要任務是向列王及百姓傳達“神的話”12。作者也特別說明某些事件的發生是應驗神給先知的話語,那些事件是“應驗耶和華所說的話”13,如此便按照申命記中的規定來證實先知的信息(申十八2122)。神有時會用記號伴隨先知的預言;例如,亞希雅撕碎的新衣(王上十一30)、破裂的壇(王上十三3),有時則會用音樂(王下三15)或是象征性的作為(王下四41,五27,十三1719,二十911)。他們所說的話十分一致,就好像作者自己的評語所說的:“耶和華藉眾先知、先見勸戒以色列人和猶大人”(王下十七13、23),這些勸戒都是警告他們若離棄真神、敬拜假神,必定會遭受到神的懲罰(王上十一3133,十六3、7、13)。這些勸戒不但包括審判將至(王上十六3;王下二十一12,二十二16),同時也警告他們不要與他們的同路人爭戰(王上十二24,二十二623),以免受到攻擊(王上二十22)。先知的話也提及神的憐憫,祂保存忠心的余民(王下十四25),應許拯救及勝利(王下三17,十三17),應許醫治(王下八10,十九10、34);此外還呼吁神的子民悔改歸向神(王上十一1113、3839;王下十七13,十九10)。他們痛責拜偶像之風,絕非只是興之所至的逞口舌之快,有時也述及神延遲報復的來臨,是神恩典、憐憫的作為(王上十一413)。

  先知忠直敢言的代價也明顯可見,人常常避開他,棄絕他的信息。因此,以利亞在全國受到通緝,為了保命被迫離開應許地,這也導致他極度的沮喪(參:王上十九39的注釋{\LinkToBook:TopicID=242,Name=d. 以利亞得鼓勵(十九118})。然而,耶和華神卻一直保守、供應先知所需(王上十八4)。另外,有些先知受到公開的羞辱(王上二十二24)、被人捉拿(王上十三4)、下在監里(王上二十二27)。根據傳統,以賽亞被鋸子鋸為兩半而死(Martyrdom of Isaiah,第五章;參:來十一37)。

 

9 參:R. E. Clements, 'The Messianic Hope in the Old Ttestament' , JSOT42, 1989, pp. 1314.

10 G. A. Auld, 'Prophets and Prophecy in Jeremiah and Kings', ZAW96, 1994,6682頁,主張凡是對先知友善的態度都是后來的編者所添加的,但此立場未經證實。

11 CoganTadmor,11頁,注21。

12 王上六11,十二22,十三20,十六1、7,十七2、8,十八1、31,十九9;王下三12,九36,十五12,十九21,二十4、6、19。

13 王上二27,八20、56,十二24,十三2、5、9、26,十四18,十六12、34,十七5、8、16,二十二5、19、38;王下一7,四44,七16,九26,十四25,二十三16,二十四2。

F 其他主題

  1. 榜樣。作者的寫作方式在全書中突出了一些主要的模范型人物,我們已在“D.神給大衛(一位理想的君王)的應許”中討論過。同樣,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于罪中(王上十五34;王下十七723),變成用來衡量以色列人犯罪之標準(共出現了23次)。在他之后步他后塵的有亞哈,后者成為瑪拿西(猶大王朝的“亞哈王”)的榜樣(王下二十一3)。同理,以利亞則被描述成“新摩西”。

  2. 敬拜的集中性。耶路撒冷是神所揀選立祂名、建祂圣所的地方(王上十一13、32、36),敬拜祂的子民應向耶路撒冷禱告(王上八30、42、44、48;參:王下十九1、4,二十5)。有些解經家認為這個敬拜的集中性也是本書的主題之一。申命記雖然暗示到會有一個中央圣所(參:書二十二27),但從未明說,也未曾指出其地點。在古代的風俗中,主要的宗教中心通常便是權力的中心,但是一國所拜的神通常在其他城市中也受到同樣的尊敬14。在大衛的統治之下,耶路撒冷是王朝法律權勢及法庭的中心,圣殿及其附屬建筑成為府庫(王上十五1518;王下十四14),在有需要的時候成為國家分配的中心(王下十二16,二十二49,二十四13)。后來南北國及支派間的沖突使得耶路撒冷的角色受到阻礙,伯特利及但分別設立起一個替代耶路撒冷的邱壇(王上十二2930)之后,才開始強調耶路撒冷圣殿是朝拜的處所、是圣所(王下十一13)的角色。事實上,在作者詳細地描述圣殿的違建及獻殿(王上三~十)之后,便極少提及圣殿,之后只定期地提及其維修(王下十二46,十五35,二十二47),對其被毀一事則只是輕輕地帶過(王下二十五9)。因此,相形之下,本書主要的主題并非是在圣殿中的敬拜,乃是強調人民在非屬耶和華的圣殿中敬拜假神時會受到咒詛。

  3. 王權。作者稱頌一些個別的君王,而非君主制度的設立。君主制度源自神,受到人民的認同,因此被視為神圣。然而,除了在加冕或重新立約(王下二十三13)的場合以外,諸王并非像其鄰國一樣地慶祝新年或是宣稱他們的王為他們神祇的兒子。事實上,除了大衛以外,其他的諸王,好像所羅門王一樣,被視為理想君王的反證(申十七1420)。中央權力及支派獨立構成張力,是大多數地方性騷動的原因,導致以色列及猶大的分裂。王權的本身或是其所統治又失去的地土都不是本書主要的主題。

 

14 M. Weinfeld, 'Cult Centralisation in Israel in the Light of NeoBabylonian Analogy' , JNES23, 1964, p. 205.

Ⅲ 列王年代

  作者極有選擇性地處理其數據源,有時將單一一個王朝或是加上與其對立之外族(例如亞蘭或以東)的數據一次處理,并不一定會按照嚴謹的年代順序來排列。同樣地,作者隨心所欲地改變他的重復公式,這些公式成為全書的架構(參:“來源及文學形式”{\LinkToBook:TopicID=130,Name= Ⅵ 文學形式}),同時在不同的場合引入他自己的評語或批注。

  撒母耳記下及列王紀上之間原應沒有分段,列王紀上一至二章接續撒母耳記下二十章的王位繼承事件,有關大衛的記載與繼承王朝的主題不可或分。同理,列王紀下與列王紀上的分界亦非必然;在希伯來的經文中原來是沒有間斷的,故亞哈謝的統治與以利亞的事工并不需要分開來記載。通常公認的原因是后來的翻譯者需要將經文分成相當長短的書卷,為了要編訂文集,或是標示大衛統治的結束(王上二11)、所羅門繼位的開始(王上二46)。

  當我們閱讀這段歷史時,必須注意古時的習慣。有時先后不同的兩個數據源可能是指同一時代或同一事件,但至今仍沒有一個簡單的方法可以用來識別它們是否屬于同時期。繼一個最長遠的王國之后,可能記載著另一王國君王的事跡,其生平與前者有重迭或相同之處15,要與同時期其他君王的事件合并來看才能正確地看出其中相關之處。每一朝代之前的介紹都有提供這些數據,并偶爾在重要的地方提及其他國家君王之名以及他們對以色列及猶大王國的影響16。這些記載無意中提供了有關亞述、巴比倫、敘利亞及埃及歷史的重要資料,有助于查證圣經年代;同時也有助于提醒讀者,書中所記載的事件是發生于真實的世界舞臺之上。

  列王紀中所提供的年代表及對照性歷史年代十分精確,雖然有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法來解釋,但是其中對每一個君王統治年數的記載,例如由同時期的以色列國耶羅波安一世及猶大國羅波安一直到亞哈謝及約蘭之死的年代,就算是換算為現代的西洋歷法,也只不過有兩三年的出入。就古代編史的標準而言,這是微乎其微的差異,同時也有數種不同的方法來解決此問題。有些馬索拉經文、七十士譯本或是路西安(Lucian)校訂本經文的出入便可能是后人如此嘗試而導致的后果,F在最廣為人所接受的年代,是以泰爾利(Thiele17嚴密的研究為基礎的年代,第2526頁所提供的君王年代表便是將泰爾利的年代表修訂而成。比較后面的君王的記載包括了圣經以外的數據源,故易于查對,因此就其日期而言幾乎已有共識;但要記住一件事,古代的新年始于春天,因此,君王的統治年代通常是:暗利,表前八八六/五至八七五/四,并未提供他登基的詳細月分。有許多人宣稱就算是根據現代的歷法而言,此年代表也是十分準確,其衡量方法如下:

 

15 參考創世記第一至二章復述創造事件,創世記五及十章的名單也有重復。

16 見導論Ⅵ。痢 扒把怨健{\LinkToBook:TopicID=131,Name= A 前言公式};參導論Ⅲ。摹 笆ソ浺酝獾馁Y料”{\LinkToBook:TopicID=119,Name= D 聖經以外的資料}。

17 E. R. Thiele, The Mysterious Numbers of the Hebrew KingsGrand Rapids Zondervan,21983.

A 概算法(四舍五入)

  達得莫(Tadmor)認為有些數字是四舍五入的結果18。但當時的亞述卻沒有這種作法,同時心利(王上十六15)作王不到一年,作者都詳細地記載,可見此說不成立。另外有人主張作者乃采取一種特別的架構,以王朝共有四百八十年為準,等于由出埃及記到建筑圣殿的時期,但是這個數字的解釋仍有待商榷(參:王上六1)。

 

18 H. Tadmor, 'The Chronology of the First Temple Period' , WHJP , pp. 5156.

B 統治年數

  每一位王的簡介公式中都包括其統治多少年(如:王上十五2)、月(王下十五8、13)或日(王上十六15)。在一個王國的王登基時,照例會記載另一個王國同時期的統治者之名,例如,“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王十八年,亞比央登基作猶大王,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年!保ㄍ跎鲜12)有時也會參照同時代其他國家的事件(王上十四25等,見導論Ⅲ。摹 笆ソ浺酝獾馁Y料”{\LinkToBook:TopicID=119,Name= D 聖經以外的資料})。然而,當其中有些記載是兩事件采取不同的年代計算法的時候,便造成解經上的難題。例如,埃及所用的計算法便是“之前日期”(antedating)法,在君王登基到下一個新年的日子算為此君王統治的第一年19。據說以色列王國的耶羅波安一世到約哈斯的時代便是采用這個計算方法。后來(約阿施到何細亞)則與猶大王朝一樣是采取“事后日期”(postdating)法,亦即由君王登基之后的第一個新年開始才算為其統治的第一年(巴比倫歷史亦采此法)20?赡苁且驗槲鞣匠前顕页蔀閬喪黾鞍捅葌悘姍嗾鞣碌姆獙賴,被迫改而采用米索不達米亞式的年代計算法。

  有關年代問題的另一個解釋方法是假設以色列的新年始于以春天(尼散月)為本的歷法,而到主前第八世紀時,猶大卻采取了另一個歷法,其新年是以秋天的提斯利月(九/十月;Wellhausen、Mowinckel、Jones)為本。然而,也有人相信北國受到迦南人的影響,采用秋天的新年歷法(Talmon21。有些人甚至主張猶大也是如此,但有關以秋天為新年的證據十分值得懷疑22。

 

19 A. Gardner, Egypt of the Pharaohs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61, pp. 6971;參:王下二十五27。

20 S. Talmon, 'Divergences in Calendarreckoning in Ephraim and Judah' , VT8, 1958, pp. 4874.

21 同上。

22 D. J. A. Clines, 'The Evidence for an Autumnal New Year in PreExilic Israel Reconsidered' , JBL 93, 1974, pp. 2240.

C 共同執政

  泰爾利所重建出來的年代表立論精確,他認為有明顯可見的共同執政的事實,因此我們應接受部分重迭統治的原則23。其實這種立論早已有人提出過,因為經文明明記載暗利及提比尼共同執政(王上十六21);經文指出約坦、烏西雅及約蘭、約沙法為共同執政(王下八16;參一17,三1),就約坦及亞撒利雅/烏西雅一事而言,很可能因為后者長大痲瘋的緣故(王下十五5)。此外,泰爾利也提出其他共同執政的例子,例如以色列有耶羅波安二世(793753)及約阿施(798781);比加(752732);及米拿現(752742);猶大國則有亞撒利雅(792740);及亞瑪謝(796767);亞哈斯(735715)及約坦(750732);瑪拿西(697643)及希西家(716687)。此外還有人認為亞哈謝(853852)及亞哈(874853)、約阿施(749781)及約哈斯(813797)、亞瑪謝(798767)及約阿施(835796)亦屬共同執政。泰爾利認為若用這個角度來看年代表,則無損于希伯來經文的真確性。但是,他也認為列王紀下十七~十八章的編者在猶大王約坦及以色列王比加的統治年代上出了錯誤,因為在亞哈斯十二年的時候以色列王何細亞登基(王下十七1),亞哈斯十二年應當是他與他父親約坦共同執政的早期開始算,而非由他獨立作王開始算。此編者的錯誤導致撒瑪利亞的淪陷變為主前七一○年,這是無可證實的,與其他的(包括圣經以外的)證據相矛盾。有人認為亞哈斯與約坦共同執政十二年,同時希西家也與亞哈斯共同執政。若我們采取這種角度,則可避免上述混亂的情況。由大衛到所羅門的時代,共同執政的方式往往有助于猶大國的安穩,其王位的繼承不會有太大的波動24。當然這種共同執政的作法在當時米索不達米亞諸王中亦十分風行,若采取此說,也使得列王紀中的數據能得到圓滿的解釋。直到猶大王朝最后幾位王在位之時,我們才找到其與西洋歷法間之精確對照關系,例如之前若要指主前七二二年,必須以七二三/二或是七二二/一來表達,這取決于古時的年代是以春天(三月)開始還是以秋天(九月)開始。在此之后的王朝年代可以用精確的年、月、日來指出其統治的時間,并且可以換算為我們所慣用的歷法制度,以二十四小時的誤差為限(此誤差乃是必然的,因為當時以日落為一天的開始)。例如,耶路撒冷的淪陷發生于主前五九七年三月十五/十六日,正好是尼布甲尼撒王第七年的亞達月第二日25。

 

23 R. Thiele, 'Coregencies and Overlapping Reigns among the Hebrew Kings' , JBL 93, 1974, pp.174220.

24 首先提出希西家與亞哈斯共同執政之說者為K. A. KitchenT. C. Mitchell, NBD1962版), p. 217;參:L. McFall, 'Did Thiele overlook Hezekiah's Coregency?' , Bibliotheca Sacra 148(一九八九年十/十二月), pp. 393404,請特別注意第29條附注。E. Ball認為“大衛及所羅門的共同執政”可能是受到埃及人的影響,VT 27, 1977, pp. 268279。

25 R. A. ParkerW. H. Dubberstein所著Babylonian Chronology 626BCAD75, Brown University Studies ⅩⅨ(Providence, Rhode IslandBrown University出版社,1956)。

D 圣經以外的資料

  列王紀中有些地方的歷史記載可與圣經以外(主要的來源是亞述或巴比倫)的資料相對照而加以證實或補充。這些日期通常有列王名單、歷代志或是其他文件等一種以上的來源可以互相對證,通常包括天文學上的數據26。

  1. 暗利及其子亞哈曾出現于約主前八三○年的米沙碑文(摩押石碑)中,這對研究以色列與摩押之間的關系及當時宗教信仰情況均是極有價值的數據27。

  2. 亞述記載撒縵以色三世第六年(主前853年)的夸夸之役中,以色列的亞哈〔AhabbumatSirilaia)貢獻了二千戰車、一萬步兵給當時由大馬色的哈達德澤(Hadadezer, Adad-~idri)所帶領的聯軍28。

  3. 以色列的耶戶之名出現于卡胡(Kalhu)出土的黑石碑﹝Black Obelisk, BM. 118885,日期為主前841年,其篆刻之文為Yaua mar Humri(暗利王朝的耶戶)﹞之標題中29。

  4. 亞述王亞大得尼拉力三世提及撒瑪利亞的約哈斯在主前七九六年(Yuasu samerinaya)從以色列前來向他進貢30。

  5. 亞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三世(亦稱普勒,主前745727年)在他所篆刻之文中提及以色列的數位君王之名,由以色列(BitHumri)而來進貢的包括主前七三八年撒瑪利亞的米拿現(Menihimme samerinaya),此事記載于列王紀下十五192031;還有被他所廢的比加(Paqaha),以及他親自揀選的何細亞(Ausi)亦于主前七三一年向他進貢32。有可能他所提及的一位Azriau mat Yaudi是指猶大的亞撒利雅(參:王下十五1733,他提及Yauhazi mat yaudaya于主前七三四年成為他的藩屬。

  6. 亞述王撒縵以色五世在他的名祖的名單(以及《巴比倫年鑒》)中宣稱他攻陷撒瑪利亞,并說是“亞述王”于主前七二三至七二二年進攻何細亞(參:王下十五17注釋{\LinkToBook:TopicID=307,Name= G 猶大的亞撒利雅(十五17})圍城三年,造成致命的打擊。他似乎死于該城最終淪陷以前34。

  7. 亞述王撒珥根二世之名并未出現于列王紀中(參:賽二十1),但他的編年史卻尊他為征服撒瑪利亞,將以色列人擄到亞述的英雄(王下十七6)。他宣稱于主前七二二年將“27,290個百姓及他們所信靠的神”自他們的國土中驅逐出境,并宣稱他自己為“以色列全地的征服者”(BitHumria)及“撒瑪利亞的征服者”(Samerina35。

  8. 亞述王西拿基立在他在位第十四年(主前701年)的編年史中形容他如何攻陷耶路撒冷:他“將猶大的希西家(Hazaqia yaudaia)關閉在他的首都(耶路撒冷)中,像是把鳥關在籠中一樣,”同時也描述希西家向他進貢之事36。他在尼尼微的宮廷雕像是西拿基立在被征服的拉吉城之前的像(王下十九837。

  9. 瑪拿西約于主前六七四年向亞述進貢,亞述王以撒哈頓(主前680669年)稱他為“猶大王瑪拿西”〔Menase, king of Judah, menasii saralyaudaaa38,亞述王亞述巴尼帕(主前668627年)則稱他為“猶大的瑪拿西”〔Minse of Yaudi, miinsee sarmatyaudi39。

  10. 主前六二五至五九五年的《巴比倫年鑒》泥版是很重要的系列,為當時的歷史提供了詳細而重要的背景資料。這些泥版記載了尼尼微城在主前六一二年淪陷,埃及人于主前六○九年出兵前往哈蘭以幫助亞述人。約西亞便在這場戰役中身亡,此事件使得尼尼微城淪陷一事的日期更加明確(王下二十三29)。這些泥版同時也記載了主前六○五年在迦基米施(Carchemish)的戰役,以及尼布甲尼撒王二世第一次攻打耶路撒冷,當時是“在他統治的第七年,基思流月,巴比倫王揮兵至敘利亞/巴勒斯坦(SyroPalestine),圍攻猶大城(Yahudu),于亞達魯月的第二日攻陷該城。他按著自己的意思指派了一位(新)王,征收了極多的貢物帶回巴比倫。)因此,耶路撒冷的淪陷日期十分精確,是主前五九七年三月十五/十六日,約雅斤被擄,西底家/瑪探雅登基,都發生在同一年。由此可以確定猶大被擄開始于何時。猶大王約雅斤〔Yaukin sarmatYaudaya〕之名出現于巴比倫出土的數個泥版之上,寫明他自巴比倫的王宮府庫中接受配給糧食。這些泥版的日期介于主前五九二至五六九之間(參:王下二十四8)。

  這些文字證據主要是以楔形文字寫成,其價值不僅在于提供了以色列及其鄰邦相關事件之資料,同時也提供了有關此資料之解釋?上У氖前屠账固贡镜爻鐾恋奈墨I為數極少40?赡芤陨屑蔼q大諸王是用較為易損或較為有限的書寫文具記載,這由王朝時代即開始使用瓦片、印及璽可知41。記載在其上的有些名字出現于列王紀中,或者有證據顯示有些名字是當時的名字,其中存留至今的有希西家(hzqyhw)的一位官員之印,比加(pqh)之名寫在一塊瓦片之上(王下十五2742,基大利(gdlyh43的印,以及在米斯巴支持基大利的雅撒尼亞(yaaza nyh)的印。另有一罕見的情況,便是一位稱為耶洗別(yzbl)之婦人的印44。有足夠的遺物顯示在列王紀整個時代已有書寫的風俗,用在不同的場合,為著不同的目的45。

  第2829頁的君王年代表是以上述觀察為基礎,并在有證據顯示君王共同執政的情況之下,按共同執政而彈性計算其統治年代。

 

26 H. Tadmor, 'The Chronology of the First Temple Period. A Presentation and Evaluation of the Sources, WHJP , 1979, pp.4460;CoganTadmor, pp. 45; pp. 330340等處之翻譯;J. Reade 所著的 ' Mesopotamian Guidelines for Biblical Chronology' , SyroMesopotamian Studies41, 181, pp. 17;參:W. Hallo 所著的 'From Qarqar to Carchemish in the Light of New Discoveries' , BA23, 1960, pp. 3461。大衛及所羅門王朝缺乏圣經以外的記錄,主要的原因是那段時期中所有的鄰近國家都缺乏現存的歷史文件。

27 DOTT, pp. 195198; IBD, pp. 10161018.

28 DOTT, pp. 4648; ANET, p. 279.

29 DOTT, p. 48; ANET, p. 281; IBD, p.1427.

30 Rimah碑文,Iraq 30, 1968, pp. 139153; A. Malamat, POTT, p. 145; IBD, p. 790.

31 DOTT, p. 54; ANET, p. 283.

32 DOTT, pp. 5657; ANET, p. 284; CoganTadmor, p. 5.

33 H. Tadmor所著之'Azriyau of Yaudi' , Scripta Hierosolymitana 8Jerusalem Magnes Press, 1961, pp. 232271; ANET, p. 282.

34 DOTT, p. 85.

35 DOTT, pp. 5962 Annals 12; ANET, p. 284; C. J. Gadd所著之' Inscribed Prisms of Sargon II From Nimrud' , Iraq16 , 1954, pp. 173201.

36 DOTT, pp. 6769; ANET, pp. 287288.

37 ANEP, pp. 371374; IBD, pp. 865868.

38 R. Campbell Thompson所著之The Prisms of Esarhaddon and of AshurbanipalLondon British Museum, 1931, v.55, pl.11; ANET, p. 292; DOTT, p. 24.

39 Prism C ii. 27; M. Streck, Assurbanipal II Leipzig Hinrich,1926, p. 138; ANET, p. 294; DOTT, p. 74.

40 例如在基色發現的石碑上列有全年的農業運作,其鐫刻日期為主前十世紀,這是聯合王國時期惟一現存的巴勒斯坦碑文(DOTT, pp. 201203;ANET, p. 321; IBD, P. 224)。

41 例如由王下十四28便是瑪利亞瓷器文獻之一例;Arad瓦片,約主前5987年;BA 31, 1968, pp. 232; ANET, pp. 568569。

42 在一塊儲物罐的殘片上刻有lpqhIBD, p. 1181)。

43 他被形容為“亞希甘的兒子,掌管圣所(who is over the House)”(sr l hbyt);王下二十五22;IBD, p. 545.

44 N. Avigad, 'The Seal of Jezebel' , IEJ14, 1964, pp.174176.

45 例如約西亞時代的一封信(ANET, p. 565);拉吉書信,約主前590年(ANET, p. 322; DOTT, pp. 213215);提─欣嫩(耶路撒冷)所發現的祭司祝福(民六2426)日期約為主前六至七世紀。

Ⅳ 考古證據

  與王朝的歷史時代有關之圣經以外的碑文,對于界定列王紀的年代表有很大的幫助,巴勒斯坦地區的出土物則有助于我們對那個時代文化情況的了解。我們因而發現一些具有代表性的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