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返回本書目錄

 

列王紀上第七章

 

建造其他宮室(七112

(一)

我們已經留意到這個很重要及進一步建筑報導的奇怪背景。它被載于圣殿建筑的正式完成之后(六38),但跟在它本身之后的是圣殿細節的附加故事,而這故事的介紹也看不出有中斷之處。談到所羅門為自己建造宮室花了十三年時間,而建造耶和華圣殿花七年,在傳統的某階段上,顯然有理由假定其中存在著尷尬的成分。筆者認為歷代志作者在歷代志下八章一節將整件事簡化成以下的記載,是因他看到這一點,而且企圖將難題沖淡了──

所羅門建造耶和華殿和王宮,二十年才完畢……。

在另一方面,建造王上七章記載的這幾幢美麗宮室,在建筑材料和宏偉外觀上都享有很大聲望,這是所羅門傳統建筑的一種重要風格。

(二)

用幾節的長度(28節)去描述五項建筑物是夠仔細的了?上闹兄惶峒敖ㄖ锏恼矫Q及它們的主要面積,讀者都不知道這些建筑物相互間的關系,以及它們與‘耶和華殿’的關系。每一建筑物可能是獨立的,但其中有一部分或全部也可能是巨型建筑物的一部分。根本無法按照這一章勾畫出整個綜合建筑物的底層平面圖。在圣經或其他方面,也沒有任何數據。但至少,它帶我們達成一個重要的消極性結論,即是本章的這一部分所著重的,并非技術決策或建筑歷史。

所謂‘利巴嫩林宮’,我們稍后會再一次在王上十章十七及廿一節看到(代下九16,20也談及),圣經里再沒有其他地方提及。裝修上宏偉的描述稍為詳盡,談及與所羅門自用的不同器皿可能是提示慶典待客室或宴客大廳。既然這些建筑物的主要組合成分是香柏木,林宮的名字提示就不僅是宮室的鑲板用香柏木了?赡苡闷渌绞饺缬彤嫽驋鞖秩ッ枋隼湍蹣淞。設計它的靈感,可能來自類似耶路撒冷奧瑪寺的裝飾。

至于有柱子的廊子,再沒有其他地方提及這名字。我們對此名稱所知極少,因柱子也是鄰近宮殿的特征。我們所能留意到的是它不及利巴嫩林宮面積的三分之一。

我們能夠看到的另一據點是第三正統宮室,稱為寶座室或審判的座位(即審判廳)。與這個字有關的希伯來動詞(shaphat)與動詞(mishipat)常成為學者的論題,筆者在前面第三章已提及有關的討論,在注釋士師記時也提及幾點。趣味的中心在于這名詞的主要成分是‘統治’或‘審判’。某種程度上,在圣經時代來說,這個選擇是錯誤的,它其實代表了在司法與立法功能分開的現代較大國家的特殊發展。

在圣經時代,人際關系較密切及或者較為保守的社會中,這些責任由國王肩負。我們可以說他身為審判官要根據他認為公道及正確的原則去響應百姓的申訴,例如甚么是適當的政策;又身為統治者,他實施的政策要與他的法定決策配合。王位也是審判座。這種不可能將圣經時代國王的責任作任何一致或最終的分類,也是基督徒基本信仰的根據之一!∩竦摹畬徟小荒芘c他的‘統治’、‘管轄’或‘國度’分開,而是成為其中的一部分。如果 神的國度就像耶穌所說的,那么祂的公義與審判也與他的國度一致。

文中只說所羅門住的宮室(8節)與他的埃及妻子住的另一宮室與這廊子(即是審判的座位)相同。本章這一部分所談的,雖然簡潔,卻針對一點,即是這位王后的宮室是同系列建筑物的一部分。情形既是如此,歷代志作者對她新宮室的看法(代下八11)乃是根據他對這位王后出現耶路撒冷所抱持的偏見而定,沒有其他理由。如果是為了約柜搬到下城中大衛從前住的宮里而令這位王后不能留下,為甚么把她帶到她的新系列的宮室,而其中之一室是約柜的永久停留處?

(三)

有關所羅門的耶路撒冷新‘衛城’內主要建筑物的簡述,可能不夠詳盡,令我們無法勾畫出整個地區的平面圖,但它幫助我們對新殿作更合適的估計。從所提供的幾幢不同的建筑物的面積看,論大小,新殿只不過是整個綜合建筑物中的一小部分,它不像那俯視著現代愛丁堡地平線的幾幢建筑物所組成堡壘中的馬嘉烈皇后教堂那么小。同樣的,它也不像中古時代的教堂和修道院教堂那樣可以俯瞰著耶路撒冷。以后繼續出現的建筑物就不同了,從前希律大帝的圣殿,現在的奧瑪圓頂大寺院,都是令人贊嘆的公共建筑物。所羅門圣殿較為屬于皇室教堂,是皇宮的附屬建筑,是國有建筑物之一。這令我們想起亞瑪謝警告阿摩司逃離伯特利時所說的話:‘這里有王的圣所,有王的宮殿’(摩七13),雖然所指的地方不同。

在古代近東和其他地方,也有許多類似的例子,即是國王的宮殿有接連主殿的特權。正統神學及圣經的說法,都指國王是 神的代言人。我們的經文中,建筑上的象征,暗示所羅門乃是耶和華的地主,不是佃戶。

工匠戶蘭(七1351

(一)

讀完宮室的簡單名單后,接下的是關于鑄制許多銅工的較為詳盡報導,令我們驚奇的第一件事是銅匠師的身分。第五章描述了所羅門與‘推羅’王希蘭的關系,這位希蘭與大衛有交往,也以同輩之誼待所羅門,F在所羅門王召見推羅的戶蘭,是一位代理商,而不是身分相等的國王。經文提及這位名字及出處相同的第二位主要人物時,并沒有令人感到驚奇的表現,只說他是推羅銅匠的兒子,母親屬北以色列的拿弗他利支派。歷代志作者稱推羅王為希蘭,工匠為戶蘭阿比以資區別。

介紹這位工匠時盡用高尚字眼,對他推崇備至(14節):‘滿有智慧、聰明、技能、善于各樣銅作!槺闾嵋惶岬氖恰腔、聰明’的希伯來文意思并不完全限于知識能力,它也同樣用來形容實際工藝技巧,這一點不應該忘記!夹g’與‘藝術’之別甚至是相當近代的說明──軍事工程師李納度與名畫家李納度當然不同。

在較前面的一章,我們已經留意到這里對希蘭的介紹與出埃及記卅一章 神指派比撒列及亞何利亞伯的事有些類似之處。亞何利亞伯來自北面部分的但支派,像拿弗他利支派一樣。(事實上,歷代志作者稱他為戶蘭阿比,一個但人之子。┍热隽械纳裥詢A向與希蘭的相同,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也以我的靈充滿了他,使他有智慧,有聰明,有知識,能做各樣的工,能想出巧工,用金銀銅制造各物,又能刻寶石,可以鑲嵌,能雕刻木頭,能作各樣的工。(出卅一35

我們這里處理的,可能是復雜的傳統發展,但它有非凡的工藝方面的事實根據。本章描述的一些要求高度技巧的鑄造物,是古代近東考古學所無法提供對比例子的古物。這一點也不至于令最具批評態度的讀者懷疑對基本事實的記述。用粗淺的說法是,所描述的事若非根據已知的資料,是不可能想象出來的!

(二)

有關青銅制品的許多細節都不夠清楚,本章的這一部分,與王上六章的綱要相同,起草方式復雜,但有一些事情可以作相當簡單的介紹。

圣殿外面與前面立著紀念柱子(七1522)。從古代近東另一些地方的類似石柱所見到,從這些石柱不斷的有煙火冒出來。這些石柱冒出的火與煙可能與古代的沙漠傳說有關,即所謂夜間火柱與日間云柱。

至于它們的名稱,筆者所知道最引人入勝的雅斤與波阿斯記述,說明每一名字都是刻在柱子上的簡短希伯來碑文的第一個字。根據詩篇用這些字組成的許多經句,說明雅斤為‘他將建立大衛的王國’一句的開始,而波阿斯則是‘力量在他里面’一句的頭一個字,而兩種說法都證實 神與國王同在。也藉著國王與百姓同在,他們頭上不熄滅的火焰也象征這種同在。

鑄造的工作好像還不夠,鑄造一個厚達一掌的銅海,還有十二只銅牛馱海,是技術上的成就(2326節)。為百姓提供食水是東方君王的重要任務,除此之外,保證有雨水則是他的神明的主要工作。但是,這個高度高于祭司用做齋戒沐浴儀式的大海(雖然代下四6說海是為祭司沐浴之用),可能有進一步的表征!!yamm)在迦南神話中是一個被巴力擊敗的王子,而這個海由十二只銅牛馱著,牛是雕像的一部分,與巴力有密切的關系。但是耶路撒冷圣殿里的肖像藝術不是外來的或迦南人所有,因為根據創世記開頭記載,創造天地的一部分包括了 神統制了起初的諸水!!木薮竽P拖虺绨菡咛嵝蚜恕∩竦牧α。

十個盆座(2739節)配上銅輪及能移動的盆架的描述就更詳盡了,雖然部分的細節對希伯來文讀者來說,比不上標準修訂本直截了當的提示那么清楚。幸而東地中海研究考古學的人提出一些有用的比較。這些盆座是在儀式中做洗滌之用的,而最后提及它們安裝的位子(39節)指出它與大‘!倪B系。

以上各事的描述比較歷代志有關的記載更為詳盡?傊诒径谓Y束的部分提及多樣較小的銅制用具(4047節)及較珍貴的精金制品,部分是大衛遺留下來的(4851節),在歷代志下四章十一至五章一節只字不改的再次出現。

如果不是為了即將在王上十五章十五節看到的類似及令人困惑評論,我們讀第五十一節有關‘大衛分別為圣’藏在圣殿府庫里的金銀和器皿,是與所羅門的慷慨及戶蘭的技巧的結晶放在一起。但是后面的一段(有關亞撒王)提供的一些風俗習慣,對初期的讀者來說,較為熟悉。──《每日研經叢書》

 

基督教阿們網

在线天堂新版最新版资源_三级a在线观看视频_vr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_最好看的2019中文视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