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返回本書目錄

 

教會的荒涼與進步

 

問:從圣經并從教會的歷史來看,教會的事奉應該是如何的事奉?

答:我們先要問,教會今天有沒有站在一個與從前不同的地位來事奉主?教會今天事奉主的地位與以前是不是一樣?在這里有兩方面絕對相反而矛盾的情形。許多人不知道,一面教會是荒涼的,另一面教會是進步的。

{\Section:TopicID=317}教會的荒涼

{\Section:TopicID=318}從使徒時代開始

從一面來說,教會在這二千年所走的路,乃是越來越貧窮;教會在神面前看,乃是完全荒涼的。我們看看今天教會的光景,有許多的罪惡、錯誤存留在其中。不但在今天,就是從圣經里我們看見,初期教會的光景也是荒涼的。在保羅的時期,他已經說有假牧人、假先知,和假使徒的存在。以弗所的情形似乎是進步的,但又是荒涼的。在腓立比書里,他說眾人都求自己的事,沒有人求耶穌基督的事(二21)。提摩太前后書是保羅臨死的時候寫的,在那里我們也看見教會荒涼的情形。提摩太前書說到有長老、有執事(三28)。但是到了提摩太后書,保羅只能把見證交托給忠心的人,在那里好像說,連長老、執事都靠不住了。在提摩太前書,他說長老需要如何如何的忠心,但是到了提摩太后書,他就不得不說,在大戶人家,難免有木器瓦器(二20)。彼得后書又告訴我們,到那個時候有人賣主、不認主(二1)。教會不只在中世紀時墮落,也不只是在第四世紀就被擄到巴比倫去,甚至在使徒時代就已經荒涼了。所以審判需要從神的家開始(彼前四17)。

約翰的書信比保羅的書信晚三十多年。在那里我們看見,有人甚至不承認耶穌是基督。他們不承認基督是由肉身而來的,這些就是敵基督的來臨(約壹二22,四3)。不僅如此,啟示錄是在主后九十年到九十五年寫的。在那里提到七個教會,其中除了兩個不受責備以外,其地五個都受到嚴厲的備(啟二至三)。由以弗所的墮落,一直到老底嘉從主的口中吐出來,都是墮落的情形。以弗所的燈臺被挪去,老底嘉從主的口中被吐出來。中間雖然有恢復,但是大體是荒涼的,猶大書只有一章,其中說到有人偷進教會來(4節)。

從歷史看,荒涼的情形是一直下去的。從第二世紀開始,天主教,也就是大公教,大體開始形成。第二到第三世紀就開始破除了地方教會的實行。到第四世紀,康士坦丁的時候就形成了形式的教會。

在初期的教會里,人一相信就撇下世界。所有的職業都是為著教會,不是為著賺錢。圣徒凡物公用,弟兄姊妹持續聚會,并堅守使徒的教訓(徒二4246)。因為人不顧一切的相信,所以有多人不敢相信。使徒行傳說有三千、五千人進到教會,卻很可能有數倍于三千、五千的人是不敢相信的。許多人會說,這種信法會對名譽、地位有危險。五旬節不只帶人進來,也有人出去。五旬節是人踫不得的,一碰就要人的命。

{\Section:TopicID=319}荒涼延續至今

當初的情形與今天的情形相反。我們不能活在地上,好像教會沒有荒涼一樣。我們不能好像該隱獻祭,該隱的教訓就是已經有了墮落,但卻當作沒有墮落一樣地生活(創四37)。在該隱以前有亞當,神命令他要種地,要汗流滿面才得糊口,這個乃是給亞當的咒詛(三19)。該隱的錯不在乎他去種地受懲,該隱的錯乃是他沒有定罪亞當的墮落。他出去種地還感覺不錯。一個人犯了罪而沒有犯罪的感覺,這個就是該隱的原則。明明是在罪中,卻好像還沒有犯過罪一樣。亞伯去看羊,神喜悅他的祭物,因為他承認墮落的存在,他認識流血的價值。該隱就相反,他以為若無其事,沒有需要審判。所以今天我們活在地上,不能沒有荒涼的感覺。為甚么我們今天要在外面脫離宗派,與別人分開?因為教會墮落。今天有那么多的派別,許多人都是掛名的教友,在這個墮落的情形里面,我們不能沒有感覺。

{\Section:TopicID=320}教會的進步

但是從另一面來看,教會這二千年來是一直在進步的。一面在外表來看,教會是荒涼的;但是在一班忠心愛主的人身上,神的恢復乃是一次比一次深,一次比一次多的。在福州的時候,我對一班姊妹說,教會的歷史就好像我們個人的歷史一樣。我請問你,以個人的歷史來說,甚么時候是我們最豐富的時候?我們一得救的時候,就得到稱義、成圣、重生,我們有基督住在里面,圣靈作我們的能力。這一切在我們得救時都已經有了,雖然你不知道你已經得到這些,但是這些已經在你里面了;酵绞巧趺磿r候變成貧窮的呢?乃是他們在日后漸漸把這一切豐富丟掉了。所以得救過了一些日子,他們就落在黑暗里、試煉里,而把這些丟掉了。又過了一些日子,因著主的憐恤,祂叫我們第二次把這些失去的得回來。再過一些時候,試煉又來,我們又墮落。主的憐恤再次臨到我們,我們又復興,又把這些失去的豐富得回來。每一次的得回來,都比以前所得到的更牢靠。等到相當的時候,這些東西就成為我們的了。雅各在他的一生里,多次起來,也多次下去。但是到他臨終的時候,能夠扶著杖頭敬拜神。他一切失去的,統統都得回來了。他能夠回到神面前,好像完全得救一樣。

{\Section:TopicID=321}教父時代至路德馬丁改教時

教會的歷史也是一樣,以弗所書的啟示是最高的,但不一定是那時的教會經歷最多。以弗所書的教會就好像初信的基督徒的情形。在教會的進步里,因信稱義、成圣、教會的合一、傳福音、十字架的真理等等是越來越清楚的,以后被恢復的比以前的清楚。我們從教父革利免(Clement)寫給哥林多教會的信里面,可以看得見他們對福音還不如我們今天看得清楚,甚至奧古斯。Augustine)的《懺悔錄》(Confession),還有肯培斯湯瑪(Thomas A. Kempis)的《效法基督》所看見的真理,都沒有我們今天看見的那么清楚。在他們的啟示里有寶物,也有泥沙。

我們要看見,教會今天乃是在這兩個矛盾中間。從外表來說,教會是越過越壞,從內里來說,她的品質越來越好。達秘(Darby)在他的書里,提到教會是荒涼的家;但是,另一面,有許多人不知道教會也是一個復興的家。保羅以后,很少有人趕得上他的啟示,他看真理看得清楚?上Ы裉焖ナ懒;假如他在的話,你可以問問他對今天的看法如何。今天一面來說,外表的教會是越來越墮落,越來越往下去;但另一面,教會內里的質量是越來越好。

所有被恢復的真理,一被恢復就不能再丟失。因信稱義的真理是在試煉的火里產生的,今天絕不能再被丟棄。我問你們,再過一千年,教會會不會丟掉因信稱義呢?羅馬書和加拉太書都講到因信稱義。在過去二千年教會的歷史里,有一千多年,這個真理丟掉了,但是今天恢復以后,就不會再被丟掉。教會在路德馬丁以前一千四百多年時,就已經有加拉太書,但因信稱義那個真理被丟掉了。然而今天因著路德的恢復,因信稱義這個真理就不會再丟掉。以前人是在道理上爭因信稱義,今天因著人已經為這個流了血,多人因著因信稱義的道而被火燒死,所以今天這道不會再被丟掉。教會今天所得到的是不能再搖動的,所有的真理乃是越過越牢靠的。

{\Section:TopicID=322}改教后至今天

以后神又興起一班人,好像達秘等等。他們看見屬天的異象、肉體的除去。又有Pearson Smith,恢復因信成圣。此外也有蓋恩夫人,有慕勒(Mueller),看見信心,又有E. Roberts,和近代的史百克(Sparks),我們可以說教會從來沒有一天好像今天那么清楚、那么豐富。

{\Section:TopicID=323}教會繼續不斷的恢復

全本圣經有六十六卷,只有一卷是沒有結束的,就是使徒行傳,它乃是有頭無尾的。其它各卷都有結束、有終結。使徒行傳二十八章以后還有很多故事,約翰、彼得、巴拿巴、保羅以后都去了羅馬,都被審判。還有許多其它弟兄姊妹的情形,使徒行傳都沒有提到。為甚么使徒行傳是有頭無尾的呢?因為今天我們還在那里繼續使徒行傳。福音還沒有傳開,主還沒有再來,今天我們是繼續在寫使徒行傳。以弗所書二章的居所,四章的各種恩賜成全圣徒,叫他們在信仰里同歸于一,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在愛中建造自己,還有五章的教會要成為無瑕疵、無皺紋、無玷污、無可指責、無可批評的情形,乃是全然榮耀的。這些情形在今天還沒有達到,我們還在這里繼續這個教會的恢復。

我在英國的時候,史百克弟兄問我,圣經里那一章最難應驗?我說最難應驗的應該是以弗所書四章的成全圣徒。讀了以弗所書四章,我很擔心這一章沒有辦法實現。對別章,我有把握,但是對這一章,我還沒有把握。二千年以來,以弗所書四章還沒有實現。照現在這樣的情形,再加二千年,恐怕還不能實現。照人看來,這樣主就不能來了。不錯,外面的教會是荒涼的,但是今天的問題,是有沒有一班人能站在神的一邊,接受神的豐富,有沒有人肯出代價去得著這些豐富。

{\Section:TopicID=324}脫離卑賤的事,走恢復的道路

今天我們是站在甚么地位上呢?我們今天乃是站在這兩個矛盾中間。在外面我們需要學習定罪荒涼的情形,并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脫離一切墮落。為著這個緣故,我們對教會的立場要清楚,不能說這樣也可以,那樣也可以。我們要把貴重的器皿與卑賤的器皿分別出來。貴重的器皿不是生下來就貴重的,乃是在分別上被顯為貴重的。圣經是說人若脫離卑賤的事,才能作貴重的器皿(提后二21)。貴重乃是因著分別而成為貴重。凡是不脫離卑賤、馬馬虎虎的人乃是卑賤的。甚么是卑賤的人呢?乃是與卑賤的器皿混在一起,而沒有感覺錯的,就是卑賤的。這是一方面。在這同時,我們要學習進入身體里,學習作神的兒子,學習走恢復的路。神看教會是滿有基督豐滿身材的度量,這件事從前沒有、昨天沒有,但是今天有。主今天所作的比以前所作的更多。今天基督徒需要趕得上神在這個時代進步的工作。光是看見外表的荒涼還是不夠,需要進一步看見主今天所作的事。主所作的事到那里停止,我們不知道,我們只知道神今天乃是在那里預備石頭。有一天一切都預備好了,那就是圣殿完成的時候。

{\Section:TopicID=325}教會恢復的預表

在舊約里教會有兩個預表:一個是會幕,一個是圣殿。講會幕的人很多,這樣的書起碼一百本,但你很難買到一本是講圣殿的。人看重會幕的預表,不看重圣殿的預表。人以為會幕和圣殿差不多,乃是重復的預表,其實這兩個預表并不完全一樣。會幕是暫時的,外面的;圣殿卻是永久的,里面的。會幕是在曠野的,圣殿是所羅門王建造的。

會幕在曠野預表教會在地上的情形,圣殿在國度里預表教會永久在神面前的情形。如果我們看見這個光,我們對今天的光景會很清楚。神在出埃及記里已經有會幕,這個會幕隨著以色列民走,后來會幕到了示羅(書十八1)。但是以色列子民出了事,犯了罪,他們中間沒有王,各人按著自己眼中所愛的去行(士廿一25)。以后非利士人來了,就與他們為敵。后來有撒母耳、掃羅、大衛起來。在那個時候,老以利的兩個兒子犯罪,以色列人在非利士人面前打了敗仗,他們就想辦法把約柜搬出去,約柜就是見證的柜,也就是施恩的柜。以色列人以為約柜能幫助他們,結果神沒有幫助他們,約柜就離開了會幕,放在大袞廟里。神不因著約柜保護以色列人,也不要以色列人來保護約柜。約柜離開會幕以后,就沒有回去,一直到所羅門建好圣殿,才被搬進圣殿里。耶利米書七章十二節說,到耶利米的時候,人還到示羅去。因著約柜離開了會幕,所以神也就離開了會幕,約柜乃是背著會幕,朝著圣殿而去的。這與今天教會的情形一樣。

到了所羅門的時候,他到基遍去獻祭。所羅門在基遍禱告求智慧,他所得到的智慧沒有一個人比得上。圣經說,他起來就在那里獻祭,他獻上一千個犧牲作燔祭(王上三4)。歷代志下一章三至五節告訴我們,在示羅還有銅壇,還有祭司,但是里面已經沒有約柜。約柜已經背向會幕,面面圣殿而去。這是基督的見證,這也是我們的道路。我們的道路乃是隨著約柜而去的,不是向著基遍,乃是向著圣殿。

今天神正在預備金銀木石銅鐵,有一天時候要到,所羅門就要出現,到那日人不會聽見各種工作的聲音,因為一切的材料都已經準備好了(王上六7)。所羅門一到,圣殿就成功了。所羅門圣殿的材料不是臨時打來的,乃是預先打好的。今日雖然有聲音,到那日就能配搭起來,成為圣殿。

教會的荒涼乃是事實,但是圣殿的見證二千年來是一直在柜續的:一個一個的真理被恢復,這此二恢復不能算少…今天雖然有各種不同的聲音,但是一件一件的材料都已經在那里了。以圣殿的建造來說,神的教會是進步的,F在材料是一件一件的預備好,到那個時候就不必臨時作工了,只需要擺上作好的材料就夠了。圣殿不是作成的、打成的,乃是擺上的。今天神的工作乃是要成全基督的身體,叫大家在信里面同歸于一(弗四1213)。神在歷代是一直作這個工作。今天所作的比昨天作的更多、更往前。主耶穌說,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約五17)。主的工作是越作越好的,在內容上也是越來越豐富的。我們今天如果是向著恢復的路上走,就必定會看見神要在我們當中作工。

 

基督教阿們網

在线天堂新版最新版资源_三级a在线观看视频_vr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_最好看的2019中文视频下载